【凛泉】水星逆行(上)

>abo

>欠了鎏雲er几百年的点文(毕竟吸血鬼寿命都挺长 @鎏雲_Lakuan 
>私设有(很多)

>车 在下集

你的言语能让过去逆流。

朔间凛月百无聊赖地合上了书。他抬眼望向挂在墙壁上的木制时钟,凌晨三点三十一分,对于夜行动物来说,为时尚早。

他拿起书离开柜台,如同身手敏捷的猫那样,绕过书店里沉睡的人们。第一次见这幅场景的时候,颇感壮观,深夜的城市弃儿不约而同集中于此,看书直到困倦,凳子、沙发、书架旁、阶梯,只要是能给自己带来安全感的位置,便一睡了之。

这里面的omega不少,因为这家24小时营业的书店不仅提供抑制剂还提供容身之所,总比在街上...

【千铁】白日梦

>AirMonster

>祝淑子小可爱18岁生日快乐 @Shuko 

>ooc ooc ooc 私设成山x

>含有微量飙船成分(?


不要再徜徉于你的白日梦。


我做了一个很漫长的梦。

梦境的最后,一只巨大的老虎从背后把我推向了一片火海中。太熟悉了,这种被恶意推到的感觉,只是坚硬的地面没有迎接我的身体。

我啊,果然离男子汉这个目标过于遥远了。


你有听说过这样的都市传说吗?


有一群被称为狩猎者的人,他们没有固定的队伍和根据地,大...

【mafusora】Unknown

>AirMonster
>To  @Shuko 
>去年的生贺(珍惜和平拒绝打架 
>脑洞比悲伤大ooc慎写着探案的我都觉得自己一定吃错了药反正都是很简单的题目【摊手



当所有已知沉沦成了未知,我只想知道你。
01
咖啡馆被笼罩在一片阴影下的侧门,斑驳的光线透过染着尘埃的玻璃,随着短促的一阵摩擦的声响,白发青年逆着光走进来。
“欢迎光临まふまふさん!今天也不例外地从「黑暗之门」进来了呢。”店长小姐搅拌着马克杯里的咖啡,微微一笑。“你还真的给一道门取了个中二的名字啊……”まふまふ礼貌地回应着微笑,顺势坐在了吧台旁。“你不也真的穿着侦探的cosplay...

【suzusora】依存症

>AirMonster

>三途途的生贺 @サンズ 


天空飘着雪的深冬。

他淹没在黑白的人海中,视线所及之处是堆积着灰烬的路的尽头,冰冷的城市一如既往是嘈杂与孤独。

恍惚间像是失去了什么,不对,他本就 一无所有。

就连终于找到的幸福都流失于指缝。


---

Ⅰ.城市


【そらるSide】

 暮色从远方的天际一直燃烧至头顶的天空,桥上的电车轰隆隆地在眼前驶过,就像是血管连接着城市的心脏,这是透过公寓的窗所看到的。他记得スズ

【凛泉】Trick or Treat

>AirMonster
>万圣节都过那么久了你摸的什么鱼
>初次尝试第一人称 ooc慎

我一直认为,不管和熊间相处多久,都不可能清楚他脑子里都装了什么乱七八糟的想法。当时的Knights,一个是不可预测的王,一个是游刃有余的策略家,我究竟是怎么活过来的,到今天仍然是个谜。也许是从最开始,我和熊间一直保持着微妙、难以言喻的关系。
这或许正是我陷入麻烦事态的原因。万圣节存在的意义到底是什么?我捏着手中刚抽到的纸条,上面写着“吸血鬼”——熊间的笔迹。为什么偏偏是我,万圣节主题live,吸血鬼居然不是熊间,那他是什么鬼。
“你笑什么?”我移开我眼前的纸条,不偏不倚地看到熊间脸上挂着令人火...

玩不腻的骰子游戏[多cp]

珍惜生命,远离赌博。良好生活,从我做起。【严肃.jpg】

鎏雲Lakuan:


‖:某一天,鎏雲闲的没事和她的小伙伴掷骰子,于是便有了以下段子:‖


‖:参与者:鎏雲,Air,淑子,阿泱:‖


‖:cp:真泉,凛绪,凛泉,涉英:‖


﹉﹉﹉﹉﹉﹉﹉﹉﹉﹉﹉﹉﹉﹉﹉﹉﹉﹉﹉﹉﹉﹉


第一轮
淑子:【—冷—】[真泉]【出梗人:鎏雲】【选cp:Air】


如果说预料到天气变得这么快,濑名泉一定会在出门之前多带一件外套。


下过雨的夏夜意外的寒冷,结束了模特摄影的濑名泉不经意缩了缩身子,他身上只穿着一件简单的T恤,鼻梁上架着的墨镜并不能遮挡什么风。...

【凛泉】Echo

>AirMonster

>有出现援交设定请注意避雷 驾驶滑板车内容有

>祝自己16岁生快,终于可以看r16了:)

  ↑是昨天,我发得太慢了


ООО,你是我的泥沼,无论我挣扎与否,总有一天会陷进去的。*

我大声地哭喊,听见的唯有回音,而不是你的声音。

干脆以这个懦弱的姿态死去算了……

-

  距离那天已经过多久了?

一点点崩坏的日常让人眩晕得难以看清眼前的世界,在冬天结束之前,濑名泉眼里的春天已经死去了,不痛不痒地将其埋葬,连带着被唾弃的记忆。

  「不会...

【レオ司】糖分

>AirMonster

>初次尝试写这对cp 请多指教

>这次无责任发糖下次可就不一定了:3

>尽量不ooc了orz 


也许甜味是人类能够感受到的,最美好的味道了。

-

  年轻人总是容易摇摆不定。

  这句话绝对不是针对在座的某一位,说的是Knights的末子——朱樱司。对,就是那个看到零食就管不住自己手的孩子。不愿意透露姓名的薯片表示自己失恋了,作为盐分派首当其冲的代表,眼睁睁地看着朱樱同学走上糖分派的道路,那孩子一直都是中立派的啊!

“王さま,再这样下去你会把末子喂到...

【凛泉】猫中毒

>AirMonster

>初次尝试这对cp 如果写得不好还请…不 直接揍我好了

>ooc慎入 


  我喜欢猫,猫不喜欢我。

  猫还是爱玻璃缸里的小黄鱼,喜欢独处,爪下不留情,嘴上不饶人。

  他把我抓伤了。

  而我强迫自己接受“爱会带来沉重的疼痛”这个说法,好痛。


  又是夏天了。

  朔间凛月不得不睁开双眼,他没能早些发觉,在树下的草丛睡觉已经是一件难事了,他伸手挡住了绿叶间漏下的阳光...

【suzusora】关于如何诱拐小孩x

>AirMonster

>布布生日快乐!!!!【比心 @某布_Fade 

>年龄操作有 真·傻白甜 ooc 注意避雷

>真的 写得 不好【土下座】见笑了


  春天已经过一半了,本是情愫漫天恋爱酸臭味乱飞的季节。枝头的春樱开得正盛,阳光的温暖和春风的微凉恰到好处地中和在一起,但是,スズム总觉得自己的打开方式有点不大对劲,绝对是的。

“スズムくん,工作辛苦了,给你放两周的春假,要吗?”

“哈?”往日那个严厉的女上司今天是上错号了吗,スズム一愣,还是...

© 透明人間|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