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雷安】地月

>给A老师的生贺!爱她! @K_a 

>ooc慎 本篇为非常规哨向世界观与原设相差九万八千里,部分用词更改请不要过分纠结。以及开了

>请系好安全带,我们要登月了【雾】

 

 

雷狮倒下前只看见了一堵灰蓝色的,阴郁的墙。

 

他紫色的眼睛正在奋不顾身地追踪一个黑色的身影,他没有听见小型TNT在风中响动的声音。

 

灰尘与火光四散,随后是光,他离得太近,眼前的一切不亚于银河系某个角落的大爆炸。灼烧感蚁群般地攀上他的手臂。

 

「哨兵,雷狮,精神力过载。负伤。本次模拟战斗已结束。」

 

血腥味在舌尖四散,还有别的地方淌着血,而稍瞬间建立起的屏障切断了他的痛感。一双手挤入他的背部和沥青地之间的空隙,它们穿过腋下,稳稳地抓住他的肩膀,让他沉重的脑袋离开沙石滚动的地面,靠在另一人的肩上。

 

“慢死了,你是来收尸还是什么,安迷修?”

 

“别动。”雷狮没有睁眼,即便如此他也知道,那双萤火虫一般的绿眼睛正吐露着愠怒。“我有告诉过你吧,不能离开我太远,我对你的控制范围只有5米左右,毕竟……”安迷修念经一样的低语被阻断了。雷狮剧烈的心跳和紧绷的肌肉逐渐缓和下来,他完全被拉进精神领域,同时他也清楚,安迷修不可能控制不了打开领域的时间,只是他良好得扭曲的教养让他开不了口。

 

正因为他是个好向导。

 

好笑,比自己还要大一岁的人,纯情得像个初中生。也难怪他当年对家里全息投影的大胸美女姐姐掏心掏肺,雷狮能想象得出来,如果直截了当地把这句话告诉他,安迷修会面红耳赤地反驳道,“我那时才12岁!”他试过了。

 

“没有身体结合嘛。”他百无聊赖地打了个哈欠。

 

这个梦不是第一次钻进雷狮的脑海了,它本就是记忆的一部分,去掉一些前因后果的边角,只剩下细致入微的画面。

 

雷狮第一眼看见安迷修便预感这个人会伴自己一生,这不是传说中预测未来的能力,单凭一种直觉。即便他那时认定眼前的猎物是个哨兵。至于为什么打起来,已不是重点。时间节点是某一次哨兵向导的相亲大会,他是这么认为的。

 

安迷修很能躲,仅有的几下出拳却都被雷狮挡下。雷狮感到烦躁,作为哨兵,烦躁是常有也是要命的。直到雷狮敏锐的感官告诉他,你比猎物慢了一秒,是对方的精神力干扰了自己的思考,牵扯着自己的攻击,制造出类似于时间停顿的效果。只要比他更快就好了。击中腹部,接下来……

 

雷狮在瞬间握住从右方袭来的刀刃,此时他和安迷修的脸靠得很近,他的惊愕他的疲倦一下子暴露出来,他偏过头望着小刀和滴落的血,像个做错事的孩子。银色的金属在重力的作用下摔到地上。

 

“大厅不允许斗殴。”长官丹尼尔站在二楼的平台,居高临下地看着两个新人,“下不为例。安迷修,你师傅找你。”“是!”他利落地应道,自此雷狮记住了这个名字。安迷修只走出了几步,又倒了回来。“干嘛?”“脱掉手套,手给我。”

 

雷狮照做了,他想看看这家伙有什么打算。落到自己淌着血的手心里的是便捷式绷带,按照程序设定,在碰到血液开始在极短的时间内做出对伤口情况的判断,然后包扎。包得有点厚啊,人工智障。他抬起手,做了一个手枪的手势,指向安迷修的背影。

 

安迷修的确是个向导,不然精神力也不可能强到牵扯别人的地步。强制配对的那天,丹尼尔通过终端给雷狮传达了一条指令,“如果安迷修的精神出现了异常,立刻把他杀掉。即便你不动手,组织也会派人完成。”这么一说,雷狮就对这个陌生的向导充满了好奇心,他耐心地等着某一天的到来。

 

睁开眼睛的时候,雷狮看到的是闪烁的星群,青草甘甜的气息扫过他的脸颊,这是安迷修在和他共享精神领域,眼前的星空突然被一个毛绒绒的脑袋挡住了大半,那是安迷修的精神体,一只羚羊。它低头用唇吻蹭了蹭雷狮的额角,发出呜咽一样的声音,雷狮抬手,抓挠着它下巴的软毛。在这颗蔚蓝的行星上,这种温顺又带着野性的动物已处在灭绝的边缘。

 

“安迷修。”雷狮闭眼念出这个名字,再睁眼,安迷修在低头看着躺在自己大腿上的雷狮。雷狮长呼一口气,收回流连在安迷修脸上的手。他望着自己手臂上缠绕的绷带。“他们给你在鲨鱼软骨多聚糖上克隆了皮肤,手臂伤得比较重,其他只是皮外伤,差不多愈合了。”“我知道。以前我也做过这样的手术。”他厌烦地眯了眯眼,回放着方才的梦境,和那双一成不变的眼。“你差点就失去了自己的眼睛。”“公开市场上不缺紫眼睛。”

 

“丹尼尔说了什么?”“没什么,派了一个任务。”“还有呢?”“他说完成任务之前别想搬出去。他知道我们没有结合,安排了S级的任务。”

 

“傻子都看得出来没结合。”雷狮咧嘴干笑两声。“如果你强制来的话,我会尽量……”他说话的声音越来越低,好在雷狮的听力是优于常人的敏锐,“我会等你求我,你看着办。”他紧盯着那双犹豫的眼,像在逼他就范。“任务地点是哪里?”

 

“月球。”房间里的设备在毫秒间完成运转,全息投影的光线汇聚为一个凹凸不平的球体。星体的纹路,环形山的命名逐一浮现。

 

 

绕过露骨表演的广告牌,雷狮跟着安迷修走进了一家灯光迷蒙的酒吧,一如雾霾的天空。纷扰的热闹让雷狮扬了扬眉,他感觉异常的轻松,多亏了安迷修的精神领域。

 

“该死的俄国佬,我这条手臂,真是拜他们所赐。”吧台内的男人高声地挥舞着自己的机械假肢,他的脸上横亘着一条伤疤,在这个花点小钱就能买到好皮囊的时代,奇丑无比也是种特色。“他们用的红外线激光枪,我的手臂就被红烧了。”他对围坐在那里的酒客讲得眉飞色舞,直到安迷修喊了他,“老板,我来要武器了。”“哦,哦哦,你们接着喝,我回头再给你们讲。”他挪着步子,一瘸一拐地走进里屋,他还没习惯他的新左腿。

 

“你们自己挑,挑完之后记着号码,填到这个单子上,然后它们就会在空间站等你们咯。”“好的,谢谢。”安迷修礼貌地朝怪大叔点了点头,他望向雷狮,又转向那堆金属壳子。

 

十分钟后,他们从后门离开。之所以走后门,是因为安迷修出了点小差错,他身子忽然一斜,在失去意识之前他喊了雷狮的名字。雷狮猜测这是丹尼尔所说的异常,但不知道详细指什么。他脱下了自己的外套,套在安迷修身上,用兜帽掩盖他嘴角的血。

 

雷狮将他背起,他已经知道要把这家伙送去哪里,安迷修温热的吐息和他发间的皂香,正扰乱着他的思考。好在他事先给自己打了一管向导素。

 

他截停了一辆无人驾驶的出租车,把安迷修丢到座位上,耐心地告诉人工智能系统目的地所在。半小时后,雷狮敲开了弟弟的家门。

 

几只机械犬跑过来围着他转,它们在仔细地打量着外来者。“大哥。”卡米尔的视线从雷狮的眼睛转移到他的肩头。“这傻逼毫无征兆地晕了,你检查一下。按丹尼尔的说法,他身上多半有什么秘密。”“嗯。”他望着雷狮把人放在实验床上,像放下了他散架的机械犬零件。

 

“我去洗个澡,他吐了我一肩膀血。”雷狮打了声招呼,走进浴室。“好。”卡米尔戴上手套,打开了检查设备,他没忘记把一切能伸出的线连接到电脑。“卡米尔,这是谁?”电脑里,他设计的AI开口问他。“安迷修,一个向导。你去塔的数据库拷一份他的资料,如果权限不够,立刻回来。”“收到。”

 

没过多久,卡米尔听见了水声戛然而止的声音,脚步声沿进厨房,随后是玻璃杯置在桌上的脆响。雷狮擦着头发走近他,“怎么样?”“身体状况没有异常,不过,大哥你看这个。”他的手指指向左上方的显示屏,把上面的图像移到中间。

 

雷狮停下了手中的动作。“我扫描了安迷修的大脑,发现他的脑里面有这个。”一块阴影,像是一团胡乱缠绕的线。“这是什么?”“不好说,我猜测和Cube有关。”

 

“Cube,二进制的世界。”“对,那也是AI的所在处,大哥前几年也通过神经连接进去过吧。”“不过几分钟。”雷狮哼了一声,把毛巾丢在了家用型机器人手中。“里面有一些来路不明的幽灵AI,它们拥有自我意识,它们是Cube的神。”

 

“卡米尔,我回来了。”主显示屏的右下角荧光闪烁,“塔的数据库加密是非一般的复杂,我无法获得权限。就连基础资料也没有,仿佛不存在这个人一样。”“好,辛苦了。”

 

“等他醒了我们再问他。卡米尔,帕洛斯那家伙在哪?还有佩利。”“佩利正在待命。至于帕洛斯,我前两天去Cube看过,他已经不在原处了,留下了一些不完整的数据片段。”卡米尔顿了一顿,“但他肯定还活着。”“嗯。Cube里的黑客生态如何?”“多了些新面孔,也是缺钱了的。”

 

“卡米尔,关于幽灵AI你还知道多少。”“嗯……有些幽灵AI会找到进入Cube的人为自己跑腿,他们通常被称为,AI的骏马。他醒了。”安迷修在两人的对话中醒来,他的脑袋还一片混沌。“骏马嘛,它们也不过才灭绝几十年。”“科学家在努力重新造出马。安迷修,能听见我们说话吗?”

 

安迷修点了点头。“我是雷狮的弟弟,卡米尔。”“我知道,我知道你。”他尝试着坐起身来,发现雷狮正瞪着自己。

 

“你脑子里的是什么东西?”安迷修犹豫了几秒,说:“一个AI,在我很小的时候就植入了。”“原因呢?”“他们以为我会是个哨兵。”“也就是说,他们打算制造出可控制自己的黑暗哨兵吗?”卡米尔问道,但安迷修摇了摇头,说他也不清楚。

 

“我脑内的AI可以进入精神领域,在Cube里面占有一定地位。而我们此次的任务,是摧毁敌对组织的一个芯片。”“这么说,你也是那个什么的骏马?”雷狮表现得有些漫不经心。“榫卯的骏马。Cube里面,他们这么称呼我。”

 

次日凌晨,他们在新加坡转机飞往7号转运空间站。雷狮闭上眼,他想起机场晒到几近熔化的沥青地面上一只枯叶似的鸟,全然没有关注通过神经连接呈现在自己眼前的音乐剧。而安迷修的到访就像一场扰人的黎明之梦。每隔半小时,他就会通过精神领域进入雷狮半梦半醒的意识。离抵达还有几十分钟,雷狮忍无可忍地问,“安迷修,你到底有什么事?”

 

“……谢谢你没把我送去医院。”“送进去你就出不来了,是吧。还有呢?”“榫卯想见你,但不是现在。”

 

“你果然还是那玩意的马。”话刚到雷狮嘴边,颈后的胶布撕下的痛感让他清醒过来。他看着安迷修挪开视线,由是不悦地看向窗外,一片无垠的宇宙,它的边缘比海平线更为遥远。

 

他们走下飞机,在储物箱取出他们预订的枪支。在走向飞船港口的路上人声鼎沸,有人在公开叫卖胆碱增强剂,有人卖艺,有人卖身,还有三三两两闲坐在一起等生意的飞船驾驶员。与地球上的城市别无两样。

 

“驾驶员是哪位?过来校验驾驶证。”说话的工作人员声音雄浑,却瘦得像只猴子。安迷修走向前,雷狮则抱着臂弯候在一旁,看着他们用机器扫描他的虹膜,然后面无表情地絮叨注意事项。

 

安迷修在合同书上签名,没注意到雷狮将他带有哨兵标识的芯片卡拍在桌上。猴子战战兢兢地瞄了他一眼,随即露出僵硬的微笑,“这是启动芯片,请务必保管好,祝旅途愉快。”

 

“你就这么轻易亮出哨兵的身份?”“你不知道么,可以免押金。在这种地方工作的人,为了保住人头,就要学会管好他们的嘴。”雷狮穿过一列列形似魔鬼鱼的飞船,寻找着目标编号,“你什么时候考的驾驶证?”“不用考,是榫卯生成的。至于驾驶技术,就看它给我传送些什么指令了。”

 

“哦,那还挺好用的。”雷狮用手里的卡片开启了船舱的门。这款纳米电源驱动的飞船,内部并不宽敞,载两个人刚刚好,设备倒是齐全,就像是五星级酒店缩小房间,再去掉浴室。

 

雷狮是在自动飞行的14个小时之间见了榫卯,在精神领域里。他曾在Cube里见过这些像是悬浮建筑一样的幽灵AI,只不过当时它们的存在还未被承认。榫卯由形态各异的金属碎片堆砌而成,最上方顶着一个奇怪的符文,它说话的时候,所谓的身体会发出荧光。

 

“雷狮,初次见面。我是榫卯,驻扎在安迷修脑中的AI。”“这里是精神领域吧?”“没错。我们的确在领域里,而不是Cube,安迷修处在休眠状态,接下来的对话,他不会知道。”

 

“我知道很多东西,雷狮。”“哦?说来听听。”雷狮饶有趣味地找了个地方坐下,听着眼前巨大的金属表演。“雷氏集团,搞生化技术的。你有一个兼任黑客和机械设计师的弟弟。而你,雷狮,在十岁以前都笃定未来要当海盗,可惜了,海水净化的过程漫漫长。15岁觉醒并开始接受训练,成绩优异。还有,你对安迷修有些许好感,但好奇心占了大部分。”

 

“你是AI,不能读心吧?”

 

“我没说我可以读心,只是收集了你的反应信息,整理之后得到结论。”

 

“你想让我接什么任务?”“哈哈哈,年轻人就是直接。”榫卯用光芒发出笑声,“任务上说的那个芯片,不要毁掉,切掉连接之后丢进玻璃容器里带回来。你弟弟会知道怎么处理的。还有就是,只是建议,建议你和安迷修结合。”它见雷狮沉默,又继续说下去,“你要是有需要,我可以给你写个风险评估。不管怎么说,按你们组织的规矩,强制配对,没有不结合的道理吧。”“我有分寸,不需要你提醒。”

 

“行吧。这次任务正常发挥就好,我会尽力让安迷修跟上你的节奏。他是向导中最好的枪手。”话音刚落,榫卯看着雷狮的背影从精神领域里隐去。“准星的精确度绝对没问题,不过,上战场还是个新手呢。”它自言自语道。

 

雷狮不知道自己睡了多久。他睁开眼时,安迷修咬着半块压缩饼干,正把枪套固定在他的大腿上。“双枪啊……”“你醒了?”“我们还有多久才到那个荒芜的星球?”“两个多小时。要吃点东西吗?”

 

月港建立在人类首次登月遗址的不远处,在通道上便能看见暴露在空气之外的,阿姆斯特朗的脚印,风是沙土的克星,因此,它成了已开发地区中唯一没有空气覆盖的地方。

 

城区里坐落着奇形怪状的建筑,不少科学怪人定居于此,他们的目标也不例外。“一直往前走就是了。”安迷修关掉终端机的荧幕,他的目光注视着不远处高大的建筑,月球没有黑夜与白昼的划分,开发区的天空根据设定,一直都保持着灰蒙蒙的样子。

 

“我不知道他们安排了多少安保人员,只能到那边再侦查……雷狮?”安迷修疑惑地顺着雷狮的视线望去,一个男人,西装松垮的裤管里是条经过精心设计的机械腿,他的后面跟着军用机器人。根据资料显示,他是这次项目的负责人之一。“喂,雷……”没等安迷修让雷狮注意低调,他就被对方不小的力道扯到了一条狭窄的小巷里。唇舌交缠的暧昧水声,躲藏在阴影里的黑猫惊吓得跑开。

 

“唔……雷狮,等……”“嘘。”雷狮按住安迷修的头,没有留给他半分挣脱的机会。他掌心的热度隔着手套传来,安迷修的脑内乱成一锅粥,但是他知道雷狮不会毫无原因地做这种事。

 

“切,还以为是什么。”声音从他的背后传来,机器人的脚步声又一次整齐划一地响起,渐渐远去。

 

“哈啊……”安迷修的胸膛剧烈地起伏,“这种程度就不行了?上次也是这样。”他想起自己又忘记换气,之前模拟训练,雷狮提醒过他,这是建立结合的方式之一,比单纯的精神结合稳固一些。

 

“下次就不能先出声?”安迷修稳住自己的呼吸,抬头埋怨道。“在出声之前你的脑袋就被崩了。”各国组织都清楚,要想敌对组织崩溃,只需要清除他们的向导就好。就像治理虫害,最有效的方法之一就是吸引雌虫并捕杀,让性别比例失衡。大量没有向导的哨兵,就会构成威胁。好在哨兵的基因已经为他们安装好保护向导的本能。

 

暗下来的城区灯光璀璨,街道上的活人和机器人穿梭而过,机器人仍占少数,它们的大脑极易被干扰,安迷修轻松地就从它们的眼皮底下潜入那座宫殿模样的建筑,并指引雷狮拿着邀请函从正门进入。他们在空调控制室碰面。

 

“现在我说明一下情况。两小时后人们会在这里举行宴会,以庆祝新大厦的建成,而我们的目标在这个位置。”安迷修将投影出来的地图放倒,红色的圆点在一个偏僻的房间闪烁。“这个芯片,他们准备在宴会的结尾向人们展示。丹尼尔的任务信息里没有提及这个芯片是什么,但榫卯说是幽灵AI之一,它用一些技术交换了大厦的主导权,而掌控月球可能是它的最终目标。”

 

“为了不惊扰群众,我的枪安装了消音器。你尽量不要开枪。最后,这是逃跑路线,我们得飙车。还有什么不明白的吗?”“行动吧。”雷狮看起来听得不耐烦了。“交流用精神领域。”安迷修补充了一句。

 

“啰嗦。”雷狮捏着安迷修的后颈,在他的唇上落下不带任何含义的一吻,然后他踢开门,把守在外面的呆瓜机器人撞得失灵。

 

雷狮身为哨兵,身体素质真不是网络百科瞎吹的。“你再跑快点,不然他就要超出你的控制范围了。”榫卯的声音在脑海中响起,它冰冷地催促道,“稳住呼吸,你还能快点。”“有本事你来跑。”安迷修跨过地上被雷狮放倒的人,AI辅助下,他才能透过墙壁捕捉到雷狮的身影,听见雷狮出拳击中肉体的声音。“我没有腿呀,小安。驾!身为我榫卯的马,还得再加把劲哦。”

 

月球城区里的空气一股怪异的味道,他发誓这辈子都不要上月球了,除非这上面种了绿色植物。安迷修喘着气,差点把停在房间门前的雷狮撞倒,雷狮反应及时躲过了,任由他摔在地上。“快起来开门。”雷狮踢了踢安迷修的腿,跑了同样的距离,雷狮的气息平稳,除了心跳比平常快,没有别的异常。

 

“你心理变态吧……”“完成了,刷卡。”榫卯为他生成感应芯片,安迷修站起身,把手掌放在校验器前。房间门打开,尖细的警报声同时响起。“冷静,意料之中。”雷狮转身把门踢上,下一秒,安迷修扯着他衣服上的帽子把他推进储物柜里。最后一道门也关上了。

 

储物柜高度足够,塞两个人明显太过勉强。安迷修的脚几乎碰不到地,胡乱挪动身体无果后,他只好认命地背对雷狮,坐在对方的一条大腿上。雷狮一手圈住安迷修的腰,免得他滚下去顺势把门撞开。

 

「安迷修,听得见吗?」「听得见,怎么了?」他们在用精神连接交谈,门外的人粗暴地大喊着踹开门,安迷修紧绷着身子。「能听见最好,不能就给我当挡箭牌吧。听着,现在开始别用力呼吸,我要听听有多少人在外面。」「好。」

 

雷狮深吸了一口气,彼此交叠的心跳带来了一些阻碍,他仔细地数着走进房间的脚步声,并通过脚步的轻重判断是否为人类。安迷修除了子弹上膛的声音之外,什么也听不见,有限的氧气让他觉得闷热。

 

「15个,都是人类,房间门是关着的。」「榫卯说房间里没有监控摄像头,防盗装置触发了之后,半小时内不能再启用。」雷狮另一手的手掌沿着安迷修的臀部顺到大腿,安迷修捂住嘴阻止了声音的溢出。「混蛋,你在干什么?」「借一下你的枪,我的枪背在背后抽不出来。」他的手摸到枪套,顺利地抽出手枪。「你在期待些什么?」

 

安迷修觉得耳尖一阵发烫,雷狮咬着他的耳朵让他专注于任务,“有人正在靠近,10秒后到达。他们说你是向导中最优秀的枪手。”“过奖了。”“我没在夸你。让我见识一下你的枪术吧,羚羊。”

 

“那你可看好了。”安迷修睁开眼,抽出了剩下的另一把枪,里面有20发子弹,解决他们绰绰有余。在判断敌人只剩一步之遥的那一刻,安迷修踹开了金属柜门,子弹从枪管冲出,划破来不及发出惊叫的空气,目标在分秒间倒在血泊中。从侧面闯入射击范围的敌人,在对上安迷修凌厉的视线的那一秒停止了思考,随即终止运转。他们怎么也不会知道,精神力控制能制造时停的效果。

 

“14个?雷……”话音未落,雷狮一把将安迷修向前推去,“喂!…”一颗子弹垂直射入那片狭小的阴影里,若是安迷修还在里面,他的脑袋就会开花。目标挪动了枪口,把那枯井一般的空洞对准跪坐在地上的安迷修。

 

在安迷修动用精神力牵制敌人的同时,雷狮举起了他的枪,更为迅速地扣下扳机,子弹嵌入目标的右腿大动脉。连发两枪,目标重心不稳从柜顶摔下。

 

安迷修怔在原处,他看着雷狮拽住柜内用于悬挂物品的横梁,跃起,以流畅的动作完成了一记飞踢。他可能一辈子都忘不了,目标从自己头顶飞过的画面,那差点把放着芯片的玻璃柜撞倒。

 

雷狮踩过被安迷修击倒的尸体,朝着大腿根部汩汩涌出血的人继续开枪。他不知道雷狮到底开了多少枪,安迷修踉跄地站起,他向固执于折磨尸体的雷狮大步跑去,自己到底哪里来这么大的力气把雷狮推倒,他不知道。

 

“雷狮,停下!”安迷修心底清楚,这样的举动太乱来,失去理智的哨兵,很轻松就能捏断他的脖子。像是镶嵌在雷狮手心的枪应声落下。“我听见了。”雷狮抬起手去碰他的脸,他看上去惊魂未定,身体正颤抖着。“你第一次实战?”“是。”

 

他们在划为危险区域的地方接吻,血腥味洋溢在鼻尖,他们挤着彼此的鼻梁。榫卯知趣地沉默,它潜入Cube,收集建筑内的电脑数据。

 

两分钟后,安迷修站起身抖了抖身子,取走芯片。“走吧。”他回头对雷狮扯出一个微笑。

 

他们驾着不知道是谁的私家跑车驰骋在月球宽敞的街道上,在车身描边的菜鸡同款枪林弹雨中,雷狮拿着自己挑选的枪,一发发地击倒追上来的机器人。他勾着嘴角,看起来心情很好。

 

在到达月港前,车开着自动驾驶模式,以八十迈的速度在一堵蜡黄色的墙上撞毁,火焰发疯似地把天空熏出一个灰洞。“真是精彩。”“搞了破坏,你就没有一点罪恶感吗?”

 

 

“自动飞行模式已开启。飞行时间为,14小时。请问您还有什么需求?”

 

“没有了,谢谢。”安迷修起身离开驾驶舱。“你要是困了可以到床上睡。”雷狮倚在聚酯材料的柔软墙壁上,抱着手臂直勾勾地盯着安迷修,他的脚步声熄灭了他身后的照明灯。

 

“我在等你。”“等我?”安迷修被那视线紧抓得浑身不自在,他径直走向雷狮,精神领域的屏障已准备就绪。

 

“你有话要对我说,是吧?”“你神游了,雷狮。”

 

“我专注于你不算神游,别想偷换概念。”雷狮俯视着那双眼,把他带进精神领域。

 

安迷修叹了一口气,狮子粗糙的鬃毛穿过他的指缝,它的喉咙里发出低吼的声音,他细细地感受着兽类的温度。“我不知道你是怎么看我的。”

 

“人类,AI,还是介于两者之间,我甚至无从得知是什么赋予我思考和本能。”

 

“强制配对那天,我的大脑接收到这样一条讯息。”安迷修脚下的平原逐渐变得透明,草坪之下是浩瀚的宇宙。“三万光年以外,人类观测到了一团蝶状星云。”雷狮望着星云缓慢流动的光焰,沙漏型翼展开犹如蝴蝶展翅,元素与高温的结合形成了绿色和紫色的云。星子尘埃像是深海的鱼群,款款朝着黑暗游去,这么一游,便是几百光年。

 

“这些尘埃很快又会聚集到一起,在灭亡中走向新生,形成新的星体,或是新的生命。”安迷修转过身面对雷狮,“我也是这么诞生的,也是我的意义所在。可能这就是命中注定。”

 

“雷狮,我,向导安迷修,愿竭尽此生守护你一人……”

 

“表演很精彩。作为餐前祷告好像有点漫长了。”雷狮不费吹灰之力便瓦解了领域的束缚,他把安迷修禁锢在自己与墙壁之间。他抵着安迷修的额头,彼此的视线纠缠。看他那副像是决心赴死的神情,雷狮差点笑出声。

 

“做好觉悟了吗,安迷修?为你的话多付出代价。”

 


来不及解释了!快上船!

 


“离抵达7号空间站还有两小时,请驾驶员做好降落准备。”雷狮是被这样一段提示吵醒的,安迷修还睡得很安稳。他的掌心沿着安迷修脖颈的曲线划到柔软的发间,他嗅到对方的身体里有着桅杆、船帆和海鸥盘旋构成的梦境,皮层之下翻涌着生生不息的海洋。

 

从今往后,安迷修的灵魂将会与他的牵绊在一起。而在此刻,与雷狮而言,安迷修不是什么向导中的传说,不是什么的骏马,他无疑独属于他一个人。

 

雷狮把鼻尖埋在安迷修混合着复杂气味的发间,亲吻他的额头。“安迷修,快点起来。”

 

“我们快要到家了。”

 

 

End.

感谢看到这里的你呜呜呜呜我写完了末班车我赶上了

我!永远!喜欢!A老师!!!【←词穷

车开得有点赶 请不要嫌弃orz

给大家划一下关键词,飞船上没有浴室→安迷修夹着一屁股那什么回家x

这篇为Cube世界观的第一篇,就是说,有90%的可能会有下篇的。写了很大一个世界观,我不舍得放弃。(实际:写世界观写到走火入魔无心写正文)

文里面奇奇怪怪的专有名词,主要来源于《科学世界》、纪录片和《零伯爵》。世界观类似于《零伯爵》,也就是赛博朋克,然而,为了匹配哨兵向导我又换掉了一些设定。

真的!非常感谢看文的你!

这应该是高考前最后一篇了,六月份又是一条好汉!头像没毛病,高考考得好,就我这b样也学化学

再次表白A老师!!!!!


评论(1)
热度(60)
© 透明人間|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