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ramafu】圈套

>>by Air

>>为了证明我并不是在冬眠+文笔练习

>>有略微(x 的r15

 

所谓爱就是,不顾一切地自愿落入对方的圈套。

所以说,掉进圈套的明明是你啊。

-

  1

今天是平安夜,纷纷扬扬飘落的雪花被灯光暖化,安静的街道上只是铺上了纯洁的白,空无一人,谁也不知道。今天是平安夜,所以不能杀人。

漆黑的房间里只有一抹摇曳的烛火,那个坐在椅子上的男人,只能屏住呼吸感受着抵在额头上冰冷的枪口,微弱的火光只勾勒出soraru侧脸的轮廓,以及在他手中闪着寒光的手枪。“你知道的,我是一个职业杀手,所以杀了你也是轻而易举。”soraru平和的语调明显的是危险信号。被枪指着的男人就是soraru所属组织的头领,他故作镇定轻笑道:“soraru,那孩子可是什么都知道,早晚都得死,他可是已经设计好圈套了。更何况,你不怕杀了我招惹上杀身之祸?”男人感觉到枪口轻微地颤抖了一下,他在漆黑中得意地扬起嘴角。

一阵死寂,soraru手腕上的手表滴答着推动分秒,沉默了好久好久,似乎已经过去了一个世纪。“soraru,你可是个职业杀手,居然感情用事…..“ “啊,时间到了。很抱歉打断你的话,但是,”soraru不带一点感情的声音打断了男人的话语,“圣诞节快乐。”扣动扳机,“砰”,尖锐的声音划破圣诞节的凌晨,唯一的烛光不安地落下烛泪,随后熄灭。

“你可是要知道,我在执行的,一直都是我的任务。”

 

2

凌晨寒冷的风扑面而来的感觉一点都不好受,soraru这么想着,把他的围巾往上提了一些。包围着他的是无止境的黑暗,雪花在他蔚蓝色的发丝上融化成雪水,冻得让他不禁打了个寒颤。“嘶……该死。”soraru抱怨着加快了脚步,前往那栋偏僻的废弃的两层楼房。对,组织里的人会去那里找他的,头领之争,自古至今无论是人类还是动物,都是你死我活的战斗。

Soraru坐在那扇没有玻璃的窗台前足足坐了5个小时,作为一个杀手,必须时刻保持警惕。他掏出他的手枪,补上那颗已经打出去的子弹的空缺。天空已经渐渐亮起,抹去了黑暗的痕迹,城市里的人们都享受着他们愉快的圣诞节,喝一杯暖和的咖啡,吃一个蛋糕,然后等候着亲密的人的礼物。他多久没有过圣诞节了?soraru摇了摇头, 他只记得大概是在13、4岁那年的圣诞节,他收到了一把手枪,这算是圣诞老人的愚弄吗……

“已经差不多了。”soraru看了看手表,又看向窗外,任由北风拂起他的头发。“来了。”他跳下窗台,抽出手枪,闭上眼睛靠在墙上。

“咔嗒”,门开了,soraru庆幸着进来的只有三个人,唔,三个都是头领忠诚的走狗,小心翼翼地左顾右盼,一步一步小心地挪着。“不知道这里的机关还管不管用…..”正当soraru思考这个问题的时候,听到一声短促像被捏住脖子的羔羊的声音,随后是倒地。Soraru望了望,虽然全屋只有这一个机关,就是二楼走廊的栏杆射出的毒箭,看来当时卖毒的那个家伙姑且不是骗子。

现在只要转移到下一个位置,就能解决第二个。Soraru缓缓地放轻脚步移动,但是年久失修的地板发出的叫声彻底地把他出卖了。“砰。”门前的其中一个人向soraru开了一枪,正好打中了soraru身后的墙壁,“啧,以后还要用的啊。”他迅速地转身,朝着楼下开了一枪,只打中了腿。

soraru知道自己正处于下风,对方是用不完的子弹,自己却只剩下8发子弹。那么也就只能这样了吧。Soraru暴露在二楼的走廊,两个渐渐向他逼近的人抬起了他们的枪,他翻过栏杆,直接跳下一楼,下降,开枪。Soraru发誓这是他一生中赌的最大的赌注,落地的那一刻,其中一个倒下了。

剩下的一个男人,飞快地逃离soraru的视线,看不见的地方,才是最危险的地方。倒下的那人抬起头,用微弱地声音说:“soraru,不要挣扎了,今天就是你的葬身之日……”soraru想都不想就一枪打向这个人的脑袋,“碍事。”

“砰——砰砰“暗处的男人向soraru连开了三枪,soraru只是感觉全身的力气都被抽走了,他咬着牙,看着那个在明处得意地笑着的家伙,用冰冷的枪口对着他,一枪命中要害。结束了。

Soraru无力地软倒在地上,伤口不断地溢出血液,令人生厌的血腥味,他抽出手机,拨通那人的电话。”不行了……”世界在soraru眼中打转,逐渐变得模糊。手机“哐当”一下摔到地上,“身体好累…好想睡一会……mafu…”soraru眼前的世界,尘埃飞扬,陷入黑暗之中,是他的圈套吗?手机屏幕亮起。“喂,soraruさん,这里是大魔法师mafumafu,玩得还开心吗?诶?soraruさん?……嘟,嘟,嘟……”

 

3

如同旧胶片斑驳的记忆,走马灯那样在soraru眼前回放。人们总会怀念过去的时光,看着被镀上阳光的朦胧记忆,比独自一人站在雨中欣赏要舒心得多。“真是残念啊,我们都已经回不去了。”

都是被抛弃的坏孩子呢,soraru和mafu。

一直一直在堕落下无底的深渊。

Mafu还在组织的时候,是soraru的搭档。杀人,或者被追杀。五年前,mafu断然离开组织,但并没有销声匿迹,只不过追杀他的人越来越多。

“mafuくん不怕死吗?”soraru撑着头,望着坐在对面正吃着蛋糕的白发少年。窗外的透过树荫的阳光,映得mafu的发丝闪闪发光。

“soraruさん难道就不怕?”他咬着勺子,朝soraru眨眨眼睛,“大魔法师mafumafu可是被追杀的人哦,所以最好不要靠我太近。”soraru没说话,mafu便自顾自地继续说下去,“除了这个主要工作以外,我还会去别的地方赚外快,所以丢了这个工作也没什么?”“哦?赚不会死的外快吗?”“谁知道呢,夜店里面什么人都有。能混口饭吃就好。“

啊,夜店。Soraru恨不得把这个说这种事情就像在说昨天吃了鲷鱼烧这样自如的家伙,狠狠地按到地上干一番。Mafu脑子里面到底装得是什么,或者说,mafu这具身体里面到底装着什么样的灵魂。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眼前总是面带笑容的少年,露出着意味不明的笑,以及故意让自己生气。

“soraru,杀了mafumafu。“”你已经掉进圈套了。“

“不好意思,我拒绝。“

 

4

光……灯光……好刺眼

我没死吗…….

Soraru睁开眼睛,是陌生的天花板。

“呀,soraruさん醒了。“ 是那个长着一张狐狸一样的脸的黑医啊。

“是suzumu啊,没在我身体里塞奇怪的东西吧,免得到时候我又得付一次钱。“soraru挣扎着坐起身,低头看着缠绕在腹部的绷带上面深红的血印。Soraru怀疑自己是不是幻听了,这个声音,是游戏机的声音吧,谁在玩啊。”soraruさん真是……我什么时候收过你钱啊……喂!mafu你又擅自继续玩,犯规啊喂。“soraru看着suzumu冲出去,便套上衣服也跟着走出去。

“有什么关系嘛,suzumuくん你都赢了这么多次了!“盘腿坐在游戏机前的白发少年撇了撇嘴,看到soraru的出现,露出了意味不明的笑容,”soraruさん,早上好啊!“这个看上去人畜无害的中二病少年,实际上是个情报贩子,明明是个社交恐惧症,偏偏就是他什么都知道。谁知道他的本质到底如何。

“你们两个,真是一点都靠不住啊。”soraru看了看游戏机,忍不住把两个人一起吐槽了。“什么啊!我们可是一直照看着soraruさん的哦!”“闭嘴吧mafu,你明明一直在玩除了给我递纱布之外就什么都没做吧! “

“总而言之就是谢了。如果没什么问题的话我就先回去了。”soraru戴上围巾,望向停止争吵的两人。

“soraruさん,明天会上街吗?”mafu叫住了准备踏出门口的soraru。

Soraru犹豫了一下,点了点头。

他又想干什么。

 

5

圣诞节就这么糊里糊涂地混过去了,孤独的圣诞树身上的彩灯不再亮起,在昨晚姑且团聚一小会的人们再次各自分散,冷漠地匆匆和soraru擦肩而过,谁都不会注意身边的事情,还留恋着昨晚片刻的温暖。Soraru前往未知的目的地,单单靠着直觉,他相信自己能找到那个人。

“soraruさん! ”soraru循着声音看向mafu,竭力地让自己冷静下来,他的理智线颤抖着,似乎一碰就要断裂。

眼前的mafu戴着假发,如白雪皎洁的双马尾,戴着厚厚的围巾,短裙和长筒袜之间露出一截洁白的大腿,蹦蹦跳跳地朝着自己跑来。多管闲事的路人投来了奇怪的目光,毕竟是个可爱的女孩子,虽然没有胸。

“mafumafu你在玩什么啊?”soraru的语气装得非常淡定。

“嘘,后面有人在跟着我……”

话音刚落,soraru被风吹得僵硬的双唇覆上一阵温热,顿了几秒才反应过来自己是被吻了,把手放在mafu的侧脸,尽情地享受着不请自来的甘甜。Soraru很清楚,mafu这么做明显不是因为感情,而是为了掩护自己。Soraru侧了侧头,看到组织里的人站在远处人群之中观望,之后再继续品尝他的甜点。温热的舌尖互相交缠,直到缺氧的mafu挣扎起来,soraru才咬了一下mafu的下唇,放开差点陷入怀里的人。

Soraru饶有趣味地看着脸颊发红喘息的人,舔了舔自己的嘴唇,“mafu,谢谢款待。” “soraruさん该不会在占便宜吧。”

“你到底在玩什么?”soraru直截了当地避开了mafu的问题。“诶?soraruさん不喜欢吗?”mafu说着,往下拉了一下裙摆。“不喜欢。”soraru望了望周围,发现那个人群里面的家伙已经不见踪影,勾起嘴角笑了笑,似乎已经制定好计划。

“mafumafu,听着,别回头,那家伙还在。”soraru故意拉近了和mafu之间的距离,气息直接打在mafu脸上。“诶?诶……去哪?”soraru牵着mafu冰凉的手,穿过面无表情的人群。该露出得逞的笑容了吧。“我家。“

Mafu却不知道,自己也陷入了这个人的圈套。

“诶没想到soraruさん的家居然这么远。”

“这样不容易被找到。随便找个地方坐吧。“soraru说完,转身走进厨房。

过去了几分钟,拿着咖啡走出来的soraru看见了坐在沙发上到处张望的mafu。“别看了,我家什么情报都搜不出来。“然后把手中的咖啡放到mafu手里,”现在你可以说了吧,今天到底在干嘛?“

“当然是在搜集情报啊!“ ”那为什么穿女装……“ mafu想都没想就说: ”方便得到情报哦。偶尔还可以去夜店赚外快!“soraru坐在mafu旁边,喃喃自语: “夜店这种鬼地方,谁会要你?”

“话可不是这样说,有人说过mafu的腿很好看呢。”说着,mafu把腿抬起,放到了soraru的大腿上,“对吧。” “mafuくん算是在诱惑我吗。”soraru顺着mafu的小腿,一直滑到大腿内侧。

“所以说soraruさん还是喜欢这样的mafu对吧?”mafu笑着把脸向soraru靠近。“当然不是。”“诶?”mafu还没来得及反应,soraru就一把拽下他的假发,“那样子的你,根本就不是真正的你。”

上一次的告白不知已是多久之前,soraru在夜店看到了mafu,在酒精的作用下胡乱的告白,最后得到一句“mafu可是很危险的哦。”就不了了之。

Soraru可不会心甘情愿地放弃到嘴边的肉,轻松地拉下裙底的布料,感受着自投罗网的人正在升温。

“so…soraruさん……”短裙正好盖过若影若现的春光,这是赤裸裸的邀请。Soraru翻了个身便把mafu压在了沙发上,伏在他的右耳边说:“别乱动,小心做着做着会掉下去。”真羞耻啊,mafu,被压制得无法动弹。

Soraru把膝盖顶到裙底,轻轻地挪动,听着身下的mafu隐忍的呻吟。“mafu,你的小mafu从裙底里探出头来了哦。”“变态….嗯…”那就犯罪到底吧。

理智都他妈给我见鬼去。

 

6.

结果四天后mafu还是出现在街上,只不过没有再穿女装。

就这么一直晃悠到晚上。

Soraru如期而至,提着一袋刚出炉的甜甜圈,放在mafu手里。

两人相拥的身影融化在温暖橱窗的灯光下。

“呐,soraruさん,我要告诉你一件事情,“这一停顿,似乎已是一段漫长的时光。

“其实那天那三个家伙所得到的情报,是我卖给他们的。“

Mafu感觉到抱着他的人动了一下,mafu的直觉告诉他,他拔出了枪。Mafu也能感觉到,他在亲吻自己的头发,在嗅自己身上的味道,就像准备离别的情侣。

“砰“短促而熟悉的枪声划破天际,mafu感到很累,似乎已经要倒下,还是不由自主地笑起来,这个本来就是他的任务啊,丝毫没有疼痛感,”我已经死了吗……“那人温暖的鼻息打在自己脸上,埋在他肩膀的脸渐渐抬起。

被杀掉的人不是mafu,而是四天前跟在mafu后面的人。

Mafu愣了好久,而soraru一手环着他的腰一直没松开,另一手中的枪刚放下。

“我早就知道了。“这个回答拖得太迟。

“那为什么还……明知道我是那么危险的人…还要心甘情愿落入我的圈套?”

“而且,还有好多好多的人想要杀我…”mafu说到这里,声音就开始哽咽起来,再也说不下去了。

“那倒是没什么,我会带你逃掉。我爱你,mafu。“

Soraru的一句话,扣动着mafu不安的心弦。

这是我的圈套,也是你的圈套。

 

所谓爱情,就是心甘情愿地落入你的圈套,无可救药地爱上你,彻底地陷进你的爱,只是想要和你永远在一起。

 

————————

我写完啦呜啦啦啦啦啦_(:з)∠)_

我我我写了一年啊x

新年快乐QAQ

谢谢品尝

很感谢半年以来的支持

2015,又是一个新的开始了呢w

这里Air,请多指教


 
评论(10)
热度(85)
© 透明人間|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