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zusora】Half

by. AirMonster
-春眠低产期注意-

来做个交换吧,
我用我一半的心,
来换取你身边的一半空气。
我对于你来说,
会是那一半空气里面21%的氧气吗?

 初春的风吹动着挂在店门前的风铃,优柔寡断的春风,叙说着她和春天的故事。“Half Of Air”,来往的人打量着这家咖啡店的木牌上刻下的店名。
 一半的空气,一半的爱,一半的故事,一半的咖啡……都在等待着遇到它们的另外一半。

-
 正如普通的咖啡店一样,咖啡的醇香不住地从某个地方溢出。店铺不大,但是昏黄的灯光能够带来朦胧的、莫名的幸福感。
 “そらるさん,你的拿铁。”我把他的咖啡放在了桌面,沉浸在便利贴墙上的留言的他,茫然地望着一条留言,伸出手细细地摩挲着上面的字迹。就像一个大孩子无奈地望着玻璃橱窗那边无法触碰的糖果。
 “是soraruさん认识的人吗?”我问。
 “不是……只是觉得你的咖啡店布置得挺好看,很有…说不出的感觉。”他一边说着,一边站起身,从洁白的马蹄莲身旁走过,走回了吧台前的座位。
 “啊,是别人帮我设计的呢……”我正准备要给他说说规则,还是把话咽了回去。
 “好熟悉……”
 “啊是这样吗……那接下来我说说这家店的规则好了。”我毫不客气地打断了他的思绪,总觉得这里的一切都会让他想起很多很多。
 “规则很简单,这杯拿铁只需要付半杯的价钱,剩下的半杯,可以在三个月后回来再享用,前提是,给我讲你的故事吧。”我把高脚凳扯过来,坐在他的正前方。
 そらる把手环在咖啡旁,享受着温暖的触感。“Airくん,我是同性恋…会觉得反感吗?”
 我笑笑,“そらるさん,性取向并不能决定什么啊,所以请继续吧。”
 他捧起拿铁,从杯中升起的缕缕白烟,糅杂着苦涩与香甜,在氤氲之中的他疲惫至木然的脸上,露出了微笑。尽管只有一瞬。他叹了一口气,“那我开始说啦……”

-1-
 “そらるさん!请和我交往吧!”
 风在话语倾泻而出的瞬间停滞了,一边是冲动着告白的少年,一边是假装淡定却泛着红晕的社会人。对于そらる来说,スズム依旧是那个无法长大的少年。
 “这么说スズムくん是homo?”仅比スズム年长三年的他,强硬地抑制住几乎要跳出的心脏,假装成熟,假装若无其事。所以才以成熟为借口,说スズム是小孩子。
 “但是我喜欢そらるさん,这个和我的性取向一点关系都没有。”スズム露出了如同往常狐狸一般的笑容,整个告白场面,好像变成了谈判现场。“你有什么资格说你喜欢我,死狐狸。”“そらるさん的意思是想让我做道证明题吗?”
  没有回答,就是默许。
  那是很突然的事情,突然到そらる一点防备都没有。

那张总是朝着自己微笑的脸,那张给自己生命带来一半阳光的脸,在そらる眼前一点点靠近。そらる屏住呼吸,他想要伸出手拦截他的鼻息,对他说“死小鬼…你还不够格。”一切内心的挣扎都无济于事,只能把那个人的温暖,全数收下。自己的脸有多红呢?来不及思考了。

双唇被一阵温度覆上,少年的吻,就像是夏季倒映的海那般干净,不加任何修饰也能让人安心,そらる清晰地感觉到スズム温柔的亲吻并不是因为青涩,仿佛是得到了无法触及的珍爱之物,小心翼翼地生怕将他打碎。一秒一秒,スズム用舌尖勾勒他唇的轮廓,半强制地探入他的口腔,让そらる干脆放弃了任何抵抗,任由スズム夺走自己的氧气。他的吻,带着如同薄荷那样清新的味道,让人不禁沉浸其中。直到几近无法呼吸,スズム恶趣味地顶了顶他的上颚,结束了这个绵长的吻。缺氧导致大脑一片空白,一下一下地喘着气,口腔里满满的都是スズム的味道,似乎就连身边的一半空气,都被他所取代。

スズム顺势把そらる圈在怀里,伏在他耳边轻声说:“そらるさん,我的证明题做得还不错吧。”“死狐狸,你给我去死吧!”玩家【スズム】腹部受到玩家【そらる】的【そらるパンチ】攻击x1 存活确认中….

“好痛……”“痛你就给我松手啊!”“不要,そらるさん跑掉的话我怎么办?”

“死狐狸!臭小鬼…”“そらるさん才是小鬼呢,不坦诚的小鬼。”

两人陷入了沉默。

“そらるさん,我能不能再抱久一点?”

一切都是从这里开始的吧。

我们曾经多少次擦肩而过,多少次打招呼,唯有这一次,结果是相恋。

“那个人听上去吻技很好的样子呢……难怪把そらるさん都给掰弯了。”我饶有趣味地撑着头,虽然已经意识到被本人听到会怎么样,但是话一说出口,就已经来不及了。

“闭嘴。他在我之前有过好几个女朋友,吻技怎么可能不好,只是在装乖吧。”心里正庆幸着他并没有打我,同时也为他一下子说这么长的一句话而惊讶。

“这么说,是そらるさん把スズムさん掰弯了?”

“Airくん……”

“啊啊,你继续吧我什么都没说过。”

-2-

  大学毕业之后,スズム选择了室内设计这个职业,偶尔很晚才会回家。

那天晚上是最让そらる不安和恐惧的,停电再加上暴风雨,以及スズム今晚也加班。

被黑暗浸没的房间,突然就被窗外的闪电照亮,带着雷云的嘶吼,刺痛了そらる的每一根变得脆弱的神经。窗外的雨似乎是落在了他的身上,尽管已经把自己整个人裹在被窝里,依旧是寒冷得彻骨。手中发烫的手机只剩下8%的电量,这下好了,不仅陷入恐惧的漩涡,就连唯一的救命稻草也开始动摇,そらる此刻只是希望スズム能快点回来,他抓着手机,死死地盯着屏幕上那个拨不出的电话号码。

人在恐惧的时候,就会开始胡思乱想。

在这场恋爱之中,每一处都是スズム的包容,スズム用全部的爱只为他一个人着想,那么他自己呢?他付出的爱,对于スズム来说大概并不是公平的,仅仅只是因为不坦诚,感觉自己索要的太多,已经不只是一半一半的关系了,所以他不想打出这个电话。スズム可能正在忙,可能正在思考着下一个设计方案,可能在为竞争而烦恼,可能在等雨势稍微小一点再回来……所以我,不能那么自私啊。

又一个响雷在窗外绽放,そらる闭紧眼睛,细长的眼睫毛上挂上了些许泪花。手机突然响了,そらる一扫过屏幕就连忙接听。灌进耳朵里的是肆意怒吼的狂风和暴雨,“そらるさん你再等会,我马上就到家了,你再等等……“”スズム你是笨蛋吗?!你有没有常识啊?雷雨天打电话你也不怕被雷劈?“

电话那头沉默了几秒,雨声的杂响传到そらる耳边,“そらるさん,是在担心我?“”没有。“就像往常一样,自如地作出了否定。”我知道的。“”知道什么?“”那我先挂电话啦,我很快就到家了!“

倘若不是因为恐惧,そらる早就已经冲出家门站在他的面前,他宁可陪他一起淋雨。如果他们两个在一起的话,他们各自的一半,承受风雨;各自的一半,在雨伞之下。

房间里的灯突然亮起了,和暖的光驱散了そらる的不安。门外响起了急促的脚步声,スズム猛地推开门。そらる惊愕地看着眼前的スズム,他的刘海狼狈地黏在额头上,发丝还在滴落着雨水,似乎刚从水里捞出来,还因奔跑而不断地喘着气。そらる从床上跳下来,直直地盯着他的双眼。

スズム略带歉意地望着そらる发红的眼眶,“对不起…让你不安了。“”闭嘴。“スズム不敢说话,察觉到他的恋人大概是生气了。そらる紧紧地环住他的腰,把脸埋在他的颈窝,雨水的冰冷并没有让そらる后悔做出这个举动,他恨不得把一半的冰冷转移到自己身上。”你是不是连伞都没有带?“”嗯,忘带了。“スズム淡淡地回答着,不经意听到了そらる不满地呜咽。”那为什么不等雨停再回来…“”那样子只会让你不安,对吧。

そらる的耳根已经开始发红,他松开手,把スズム推倒浴室门前,“快去洗澡吧!“”遵命!“ 

那一瞬间似乎想起了什么。“等等!“”そら…?“没有说完的话语被一个吻打断,如同蜻蜓点水一般的吻,水中也会泛起阵阵涟漪。”没事。洗澡去吧。“

-3-

“スズム,吻我。“

不知道在多少次スズム有意无意地触碰之后,そらる对他这么说了。

“确定吗?“”你说呢?“”那そらるさん不要哭哦。“

初次被入侵的身体敏感得不行,当そらる好不容易容纳了スズム,已经按捺不住想要索取更多。从某种方面来说,这种行为就好比是一个标记,标记着恋人的身心分给了对方一半。

スズム找到了他的敏感点后,恶趣味地故意不去触碰,只是浅浅地抽chā,そらる做一个坦诚的孩子的时候可爱的不行,狐狸就是在等待这一刻的到来。“スズム…想要你……”猛然地加速,让そらる发出细碎的呻yín,两人的体液混合,空气中弥漫着情yù的味道。“そらるさん,叫我名字……”

无论过了多久,そらる都无法将スズム入侵自己的身影从脑海中抹去。

他和他,是一半的心和另一半的心,完美地贴合在一起。

-4-

そらる自出生以来都没有过过如此漫长的冬天。

因为这个冬天,没有人停留在他身边。他自己都不知道到底是怎么度过这三个月,来到初春。纷纷扬扬的大雪,都无法填补被掏空的心脏。

そらる总是坐在客厅发呆。这个家的每一件摆设,以及它们的位置,都是スズム亲自设计的,冰冷的沙发上面都能感觉到他令人安心的气味。果然啊,没有他就像是没有了全世界。颓废得几乎要崩溃,经常发着发着呆就想要用酒精麻痹自己的所有。そらる过着一点规律都没有的生活,有时连续好几天不睡觉,有时又进入冬眠状态。

そらる甚至很傻地想着,为什么自己不是一只熊,只要睡觉就能温暖地度过冬天。

他自己很清楚,スズム是填补自己内心最好的人选,因为他是另外的一半。但是每一次想起,胃就无可抑制地抽痛起来。他想念他的亲吻,想念他的气味,想念他的声音……一切一切。

そらる的生活就像是一杯混有各种离子的溶液,但是无论加入多少新物质,关于スズム的离子都永远无法沉淀。

所以他决定了,要把他常去的地方都去一遍。

想要告诉他,他就是全世界。

 

そらる手中的咖啡已经快要见底,眼神越发黯淡无光,“我说完了。”

“所以我这里也算是他常去的地方?”我微笑着拿出一个干净的咖啡杯,准备冲泡一杯新的咖啡。“嗯,他很喜欢和别人聊天。”

我沉思了一下,望了望天花板,看了看背后墙上的时钟,说道“そらるさん要试试对咖啡许愿吗?说不定会成真哦!“”哈?咖啡又不是许愿池…“”其实无论对着什么许愿,只要上天答应,都会无条件地帮你。信不信由你啦。“

店门的门帘被拉起,风铃叮咚作响。そらる仍然在盯着手中的咖啡,完全没有注意客人的来到。

“啊,スズムちゃん,终于来拿东西了吗?”他不慌不忙地走过来,坐在そらる身旁,“是啊,我又来了。“そらる这时才猛地抬头,视线从我身上缓缓转移到身旁的スズム。”そらるさん的反射弧变长了呢……“挂在他脸上的依然是万年不变的招牌狐狸笑。

“スズム。“”我在。“スズム顿了一下,继续说道:“对不起,我回来啦。”

这种场景无论在谁眼里都看不出来,这竟是两个分手三个月后重逢的恋人。没有装作不认识,没有假装是朋友,依然和以往的相处方式一样。

“对不起,因为我发觉我不能没有你。”

“很不好意思我打断一下,所以说你们两个三个月前是为什么分手?”既然不能没有对方,为什么还要分手?不要告诉我人生的历程就应该是,相遇、交往、分手、复合、结婚,那现在是走到了第四步吗?

“为什么?忘记了。”“不要硬混过去啊这个理由我不受理!顺便,スズムちゃん上次的咖啡钱你还没有付。”“诶?!Airちゃん看在我给你店铺做设计的份上就请我喝咖啡吧。”“这是第三杯了啊!!!”

“等会!”沉默已久的そらる还是爆发了,“就是说你们两个算是串通起来骗我?”

“没有啊そらるさん,我怎么知道你会来这里…”

“我所知道的そらるさん都是スズムちゃん自己说的,在今天之前连本人我都没见过。”

“啊对了,Airちゃん我要拿的东西呢?”スズム放低了音量。

“你等会啊……”我低头在抽屉里翻找,总算翻出一个写着他名字的纸袋。“我可是良心商家,纯手工制作,你看看吧。”

スズム当着そらる的面打开了纸袋,里面是两枚戒指。戒指的内侧分别写着他们名字的罗马音,外侧的花纹,是分开上下两半的心,当两个人在一起,才是完整的一颗心。

スズム把其中一枚戒指戴在了左手无名指上。

“そらるさん,把左手给我。”そらる把手覆在スズム手上,刻着心的上半部分的戒指,戴在了他的无名指上,我揣摩不出,他到底是什么样的心情,惊喜?还是兴奋得停止了思考?我看着スズム亲手为他戴上戒指,亲吻他的手背,然后说:“そらるさん,请和我一辈子在一起吧。”不出意料的,そらる微笑着点头。

“那么我就是见证人?”我站直了身子,开始一本正经地胡说八道,“无论风雨还是晴天,无论贫穷还是富裕,无论健康还是疾病,我衷心地祝愿你们,成为对方的一半,幸福地走下去吧。”

 

不完整的一半,总算遇到了另外的一半。

在这间小小的咖啡店,空气的咖啡香味的碰撞,还有我,有幸目睹了一对恋人的爱情。

甜一半,苦一半,我所指的不是杯中的咖啡,而是爱情。

 

END.

——————————

谢谢品尝qwq

我认为此处应有掌声【x

久违的发了个糖

而且运用了化学知识秀了个智障

脑洞还很多,写文之路还很漫长

因为很困所以也不知道自己又在说啥……

啊,不过说句真心话,

我在这篇文中,既是一个神助攻,也是一只单身狗

下面是真心话,想要收到评论【够


评论(26)
热度(62)
© 透明人間|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