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zusora】四月是你的谎言

>>AirMonster

>>L太太生日快乐www  @そらる 

>>流水账式文风【懒死 _(:з)∠)_

>>严重偏题系列orz

 

你有没有做过梦?

很不可思议的那种。

-

  四月。天气和温度都到了恰到好处的时候,微暖的风路过,说着谎言的花瓣飘转落下。

这是そらる迫不得已的第一次,也是祈祷之中的最后一次去看心理医生。根据他自己的了解,心理医生都是顶着一张笑脸内心什么都懂的怪物,对方能不费吹灰之力窥视你的心,而自己只能看到表面。

“你好,そらるさん,我是心理医生スズム。”果不其然地看到一张狐狸一般的脸。

“嗯,你好。” そらる尽力让自己表情显得自然一些,但是很明显一点作用都没有,“そらるさん不用那么紧张哦,我不会吃掉你的。”这家伙…小孩子吗?

スズム推了推架在鼻梁上的黑框眼镜,拿起笔准备记录,“根据そらるさん填的这份资料,主要问题是做恶梦吧,因为恶梦而无法好好休息……接下来そらるさん要好好回答我的问题。第一个问题,そらるさん做了什么样的梦?”“嗯……就是在一片白色中一直一直走,突然间就掉进另一个世界,周围越来越黑,身体很重地下坠,然后我就醒了。”“当时心里感觉怎么样?”“害怕。不是因为胆小……”

スズム听到他刻意加重然后声音变轻的回答,忍不住笑出了声。“你…笑什么啊?”“そらるさん是我遇到过这么多患者里面反应最可爱的。”“如果你对每个患者都这么说的话你就被炒了。” そらる满脸黑线地告诉自己,这个家伙绝对是在开玩笑。“そらるさん,我没有开玩笑哦,是认真的。如果遇到了和そらるさん一个类型的女孩子,我马上就会去表白哦!“一定只是恰巧…恰巧猜到了心里想什么。等…他又在胡说八道什么啊……

“那我继续问啦。そらるさん是单身吗?“”是。“”对男性感兴趣吗?“”……哈?“”啊啊…对不起。为了可以看到そらるさん更多的反应问得有点过了。“事实上,そらる只是单纯地感觉这是一个很爱开玩笑的医生,不知不觉就放下了戒备,”请继续吧。“”嗯嗯,そらるさん,是不是怕黑,怕打雷?……“スズム清晰地感觉到,面对他而坐的这个一直坚持着面无表情的人,身上散发出来的可怕的低气压正直逼向自己,更加可以肯定的,自己正好踩中他的软肋。“嗯,怕。”

“そらるさん也有呢,空间恐惧和声音恐惧。不过这些对于人类来说太正常不过。そらるさん最好多点和别人交流,啊,比如谈个恋爱也不错呢。当注意力转移的时候,潜意识就会驱使你远离那些恶梦。” スズム在纸上写下了一些字,“今天的诊疗就到此结束,如果有什么问题的话そらるさん可以打我电话。”

そらる接过スズム手中的纸,右下角写着一串数字,除此之外就是各种涂涂画画,看得出来画的是そらる的梦,小孩子的到底是谁啊…“那,谢谢医生。”

 

加快脚步回到家,匆忙地收拾好几天堆积下来的杂物,回想起自己大学同学前天发来的短信,不知道是不是应该后悔。“そらるちゃん!现在是一个人住的对吧!有空房间的对吧!我有一个刚工作的学弟正在找房子呢,そらるちゃん会很好心地收留他的吧!他说他会做饭会做家务还陪聊天,觉得怎么样呢そらるちゃん!哦哦他是个医生呢所以生病也完全不用担心,虽然人看上去很随便但是绝对令人放心的!!!反正你也单身_(:з)∠)_”

そらる看到这条短信的时候恨不得用手机砸死这个同学,满屏的感叹号和…难以言喻的称呼,尽管文字最末的“单身”看上去总觉得不爽,不过有人做饭好像也不错……“没问题是没问题,但是给我收起你那种恶心的称呼!!!”“他后天下班大概七点钟就会带着家当来你家啦。尊敬的そらるさん!”交友不慎啊……

七点啊,那么还有半个小时。会是什么样的人呢?

门铃突然间响了,还伴随着一声“そらるちゃん”。从沙发愤然地站起来准备开门的时候,听到了门外熟悉的声音“学长你这样称呼他,他会生气的吧…”好像在哪里听过。

“吵死了,能不能稍微安静一点。”这么说着打开了门,眼前的景象让そらる恨不得关上门回到沙发柔软的怀抱里去。“そらるさん?”“嗯,スズムくん。”强作镇定地打了声招呼。“诶?你们两个认识?”そらる瞥了スズム一眼,努力地转移话题,“废话好多,快点进来吧。”“そらるさん,今后也请多指教。” スズム把行李箱推进来之后,仰起脸露出微笑。“请多指教。“ 为什么呢?我听到了自己心跳的声音。

“话说回来你们两个怎么认识的?“そらる倒吸了一口冷气,思考着这家伙为什么对这个问题这么执着。”是秘密哦,学长不能知道的。“スズム这么说着,看了一眼眼神里面已经露出恐惧的そらる,然后很安心地看到他放松下来。

好不容易送走了那个话唠,真是太不容易了。好像搬来住的人不是スズム而是他,跟着スズム把房间都看了个遍,除了そらる的房间之外。但是,两个人的第二次独处立刻就陷入一片沉默之海。

“そらるさん?“スズム轻声叫唤着沉浸在网络的そらる。”嗯。“”そらるさん,我明天放假所以在明天之内就会收拾好自己的新房间,不过今晚……“スズム咽了一口唾液,等着そらる的回答。そらる回了一个杀伤力巨大的眼神,差点让スズム以为要死在他手上了,“来我房间睡吧。”他叹了口气,“总不能让你睡沙发……”“そらるさん,我睡觉有点不安分。”虽然心情很激动,但是万一不小心做了过火的事情说不定会因此被踹出家门。

“那我就把你踹下床。”太好了只是踹下床还不至于让我滚。

“对了。“”嗯?“”明天你一天都在家的吧,那么做饭这件事情就交给你了。“”啊?“そらる感受到来自スズム诧异的目光,”怎么,有意见?“”没有,遵命!“感觉并不难相处啊,医生与患者,不对,不是那样的关系吧。

 

  “晚安そらるさん,希望你做个好梦。”

  梦境,又开始了。

  今天也是白色的。不是像雪一样的洁白,也不如月亮的白色那般柔和,非常生硬,就像泼上去的油漆,一直蔓延到无法看见的地方。无意识地在行走,是潜意识在控制自己的梦吧,控制自己开始数数,“1,2, 3……99”“100”眼前的白色世界开始崩塌,支离破碎的白色犹如刺向天空的剑。啊,要掉下去了。掉下去了。等会,以前好像,没有这个梦出现过。

这次的梦,好像比以往的都要漫长,但是そらる希望快点结束。

“嗯…啊啊啊啊…….哈啊…”从自己嘴里吐出的是奇怪的喘息,是破碎的呻吟,整个人仿佛陷进床里,不断地起伏,不断地在被侵犯。快感像电流一般流遍全身,生理性的泪水从眼中掉落,已经没有力气去思考,这个梦真实得可怕。明明想要控制自己再说些什么,结果却是“慢一点…嗯啊”的软糯的话语。在被泪水朦胧的世界中,伏在自己身上的人越发清晰,“ス…ズム?”不要……“啊……喜欢…”这个不对啊…“喜欢…スズム…”

为什么?无论怎么挣扎都无法清醒过来,平时醒过来明明轻而易举。为什么自己会做这样子的梦?为什么对象还是…スズム?不是,并不讨厌啊,这样子的スズム,只是很讨厌这样的自己。头好疼,好疼啊……スズム,为什么满脑子都是这只狐狸。

“そらるさん,已经没事了啊,没事了,别怕。”スズム的声音不知道从哪里传来,后颈一阵温暖的气息,眼前的糟糕的梦境在几秒钟之间化为一阵云烟。还没有结束……

花海?的确是花海,粉色的花瓣叙说着初春的美好,明明花正因风吹而摇曳,他却没有听到风的声音。一个眼睛很漂亮的孩子坐在花海之间,正在把柔嫩的花瓣一片片撕下,“好き、嫌い、好き、嫌い、好き、嫌い……”写满谎言的花瓣散落在风中,埋葬于四月。“醒过来吧,已经结束了哦。结果是好き。”这个小孩,分明是小时候的自己。

一切一切都开始旋转,猛地睁开眼睛,太好了,不是黑夜。

そらる正准备起身,却发现有重量压在自己的腰上,过了三秒钟他才意识到,那是スズム的手,他带着怒意转过身面向スズム,出乎意料地迎上他直勾勾盯着自己的双眼。这个时候的距离有多少,不超过15cm,そらる甚至能感觉到他的鼻息就打在自己脸上。“スズムくん,既然你已经醒了,能不能把手拿开。”虽说都是男性,但处在这个尴尬且暧昧的距离,还有这个糟糕的姿势,梦里面的场景再次回放。

“そらるさん先回答我的问题,可以吗?“脱下眼镜后的スズム,那双眼睛就这么毫无阻碍地与自己对视,就像和狐狸对上视线的猎物,无处可逃的不知所措。我从来没有看过スズム这样严肃的神情,我很希望在此刻闭上眼睛或者移开自己的视线,只不过潜意识让我屏住了呼吸,似乎已经察觉到我的一举一动都会被他知道内心的想法。

“そらるさん,昨晚做了什么样的梦?“”不记得了。“脑海中的场景还清晰地旋转,怎么样也忘不掉。”那大致是什么样?“”白色,全部都是,白色。“”梦境内容和以前没有一样吧,是そらるさん不想说?“”不想。“

スズム叹了口气,抽回禁锢住そらる的手臂,缓缓地坐起身,“そらるさん还记得我之前给你提的建议吗?“”多和别人交流,对吧。“这么说着,翻了个身拿起放在床边的手机。”不是这个,是让你去谈恋爱。“スズム没有说下去,只是等待着他的回答,梦境是白色,憧憬着恋爱,但是不敢迈出一步,听起来就像暗恋别人的小女生。”如果说谈恋爱就谈恋爱,这个世界就没有那么多单身了。“”说的也是呢w“不明所以地露出了笑容。

“你笑什么,笑得好恶心。“スズム自顾自地走下床,在房间门前停下脚步,完美地绕过了问题,”你知道人为什么会做梦吗?是为了内心愿望的满足,是为了把内心的一切展示出来。“”啊?“ ”そらるさん我先去做早饭了哦,刚才什么也没说!“

不要一本正经地说完那种话之后就立刻反悔啊。

愿望的满足,指的是被スズム侵犯?不!可!能!反应极快地击碎了胡思乱想的答案。“好き?“

 

人会说谎,但是梦不会。

距离与スズム同居的第一天已经过去了一年,梦,依旧是那样的不可思议,反反复复的白色世界,唯一的一点变化,就是スズム在梦里出现的次数越来越多。そらる不知道自己的潜意识一天到晚都在想什么,如果有这么一个机会的话,他希望潜意识稍微抑制住自己的欲望。但是,每一次有スズム的梦,都会异常地感到安心,也会不可思议地眷恋着,模糊得无法言说的感情,让这样的梦很少再惊愕地终止。

你是我不愿醒来的梦。

我和他之间到底算什么?像恋人一样相处的朋友吗?

在刚刚过去的冬天,他会打着取暖的名义贴到我身边;在久远的夏天,他会说“要省电呢!”,然后光明正大地走进我的房间。在短暂而又漫长的一年,他在不开心的时候会从背后抱着我,松开我之后又当什么也没发生过。这是你的本意,抑或是你的谎言?

更多的时间,他只是安分地呆在自己的房间,不是乱写乱画,就是在读着一些难以读懂的书。对于他来说,我只是他的病人吗?我想应该不是,每天起床都能看到不戴眼镜的他,这个是我的特权,当然这只是我的妄想。

我曾经问过他,作为一个心理医生,觉得同性恋算是什么。“そらるさん,性取向不是病啊,爱一个人或者不爱一个人,只是和自己有关。难道说,そらるさん是homo?”如果你也是的话那就是最好了。

我在说谎。

“诶?そらるさん?这么晚怎么了吗?”スズム惊讶地看着站在房间门前的そらる,现在是凌晨一点,春雷没有等光的降临便嘶吼着降临。“陪我睡。”他没有像以往那样理直气壮地盯着スズム的眼睛说话,眼神躲闪着继续着自己的发言,“外面…打雷了。”房间内昏黄的灯光恰到好处地掩饰了そらる脸上的红晕,“进来吧。”

“毕竟已经四月份了,暴风雨就会越来越频繁。不过,是そらるさん的话,绝对无条件答应。”说话依然像以前那样意味不明。

そらる裹紧了被子,小心地挪到スズム身旁,此时的思绪是混乱的,身旁满满的都是スズム的味道。“おやすみ。”“うん,おやすみ。”闭上眼睛,スズム的手覆上自己的耳朵,令人恐惧的雷声被挡在外面。为什么对我这么温柔?不对,我多想了,他对他的患者亦是如此。

梦境是令人不安的黑色,仿佛是星光停止流动的凝固的夜色,被切割得零碎的白如同花瓣缓缓落下。所谓的空间恐惧,就是这种没有边际的黑暗,似乎自己已经深陷黑洞,自己只是一个无助的小孩,这一次,他哪里也去不了。

“スズム!”那个人的背影浮现在眼前,“スズム,待て!”明明自己已经开始奔跑起来了,却完全追不上他。“スズム,呜…”声音不明原因地带上了哭腔,下坠的白色越来越快,越来越多,他好像什么也听不见,完全没有要停下的意思。“いか…ないて……”

突然就掉进下一个梦境,漫无目的地逃跑,穿过高耸的建筑,穿过灰色的人群,为什么要逃,后面没有人追逐自己,逃出了自己的世界,踏着四月说着谎言,“并不是喜欢你啊”,说谎者,是我。

“哈啊……”そらる猛地坐起身,不知从何处来的灯光从窗帘的缝隙进入房间,他不安地转头望向熟睡的スズム,有节奏地呼吸着,完全没有被そらる的动作惊醒。陷入爱河的一方总会妄想着对方能够知晓自己的内心,但是假如毫无保留地说出来,好像就没有什么意义了。

そらる凑近スズム的脸,什么都不想地闭上双眼,小心地贴上他的唇,就像在亲吻一片夏天的海,如同海水一般带着微微的咸味。直到嘴唇被什么湿润了,そらる像触了电一样快速离开,被、被舔了?他看着微微笑着的人,不自觉地抿唇,一瞬间意识到自己唇上是什么之后,脸就红得烧起来。“我…我手机落在房间里了……”一边说谎一边在心里挣扎,逃离了现场,即使不知道为什么要逃,就跟那个梦一样。

这个四月,只是我的谎言。

你最好不要傻傻地相信我。

“砰”的一声把门关上,そらる背靠着门缓缓下滑,把头埋在膝间,坐在黑暗的角落,悄悄地发着抖,好想逃,又能逃到哪里呢?无论是天涯还是海角都会被找到。心跳,重得似乎仅在耳畔,它在说着,喜欢啊。

“そらるさん?……”“滚开。”“你开门。”スズム伏在房间门上,细细地听着里面的声响。门听话地被打开了,そらる抓着门的把手,把大半张脸都藏在门的后面,只露出一只浸透恐惧的眼睛。在他把门再次关上之前,スズム顺利地窜进了房间,并且打开了灯。突如其来的光芒让そらる使劲地揉搓着双眼,但是一睁眼便是スズム的脸。

“そらるさん,能告诉我我搬来的第一个晚上,你到底做了什么梦吗?”“驳回。”“理直气壮地反对了那就不要躲着我的视线!”

“スズムくん…我在梦里……在,和你…做【】爱……然后…”“好きよ。”世界都安静了,“不想说的话就停止吧,好像有点太羞耻了。不过そらるさん主动亲我,我超开心的!”所以,这个谎言,是不是可以结束了。

“そらるさん不说喜欢我之类的吗?”スズム露出了得逞的笑容。“谁要说那样的话,臭狐狸。”“我会让你说的…そらるさん,如果梦境变成现实会怎么样?“

 

强行地入侵他的口腔,搅动他的舌尖,故意抽走他嘴里的氧气,来不及吞下的津液沿着嘴角滑下,直到他缺氧至挣扎的时候才松开,看着他被吻得微肿的唇,无法聚焦的眼睛蒙上一层水雾,眼神迷离。

……

“啊…. スズム...不要…….“快感席卷全身,初次的そらる因疼痛而难耐地扭动着腰。

“そらるさん,你想知道那天晚上发生了什么吗?“スズム让そらる正对自己,一口气捅到深处,”呜啊啊啊啊……“生理泪水无法抑制地流出,スズム用手抹去掉落下来的眼泪,继续说道,”那个晚上,真正不安分的是そらるさん呢。“

“不……不要说了…嗯啊…“

“そらるさん抱着我睡然后就做那种梦了吧,嗯?“还想张口抱怨几句,满溢出来的确实破碎的呻吟,”スズム…哈啊……“”そらる当时满脸潮红地贴过来,眼睛紧闭,手一直紧紧地抓着我的衣服,用双腿夹着我的腿,我只是稍微用膝盖蹭过そらるさん的下体,そらるさん马上就起反应了,真是敏感到不行……“”够了…啊啊啊啊啊……“被触到敏感点的そらる声音再次抬高。

“我当时的理智线几乎都要断掉,在安抚自己之前还得先安抚你。” スズム沙哑着声音,恶趣味地避开那点,看着そらる恼羞成怒的眼神。

“我一下一下地拍着你的背,然而你依然迷迷糊糊地喊着我的名字。然后我在那个时候偷亲了你,嘴唇就像蛋糕一样柔软,如果我继续下一步的话你大概就醒了。我亲吻你的头发,直到你的呼吸变得平稳,再然后……”

“然后我醒了?” そらる接上他的话。“没有,そらるさん超过分地转了个身,缩成一团又继续睡了。我就这么盯着你的后脑勺盯到天亮。所以现在,就由说谎的そらる,来补偿我的损失吧,连本带利的。“

スズム加快了动作,“啊……“”叫我名字。“”啊…ス..ズム…哈啊…..“”そらるさん,没有什么要对我说的吗?“”…喜欢…スズム…““喜欢?”スズム停下了动作,在最高潮的到来之前又落到了低谷,“臭狐狸……”“不对哦。“抽出来一些之后再次插到最深。“可恶……”声音颤抖着“スズム,我…我爱你……”“嗯,我也是哦。“

【事后】

“对了,そらるさん为什么偷亲我?“

“因为现在是四月。“

“哈?“

“愚人节……“

“そらるさん你说谎!你暴露了!“

“哈?没说谎。“”そらるさん刚才用手碰了后颈吧!你在躲。“

 

四月是你的谎言啊

在这个四月天的你

总是太轻易地暴露

对于我,一切的谎言都是关于你的爱

 

End.

————————————

To L君

呜啦呜啦呜啦你看我写完啦

喜欢L太太好久啦qwq 有图为证!

 

【///w///】此图从下往上

直到今天也喜欢着呢

尽管我交流障碍是严重得不行,想要在一起玩

我是个脑洞少女【喂

对 所以生贺也是屯了很久的脑洞之一

然后…然后今天也…语死早

明明有好多话想说语言组织不起来

感觉看到L的文就超开心

还有就是被点赞的时候,嗯 基本上就是“卧槽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她赞我了 ⁄(⁄ ⁄•⁄ω⁄•⁄ ⁄)⁄ 开心死了“

所以还会继续喜欢下去哒www

L君 love

——小透明 AirMonster

 

———

谢谢看到这里的小天使大天使啊啊啊啊QAQ

题目乱取啊跪

对话太多糖可能不够qwq够的话就太好惹

这次的脑洞主要源自看的一大堆乱七八糟的心理学书籍

然后关于そらる的梦,除了春梦以外其他都是我的梦

我的梦基本上都是逃脱向的,就一直在跑一直在跑……

如果不消停会的话脑洞大概还会源源不断地产出

啊啊啊啊语无伦次惹

最后,关爱你身边的空间恐惧症和声音恐惧症患者

↑虽然我就是......

总而言之 谢谢w


评论(4)
热度(54)
© 透明人間|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