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zusora】无色渐隐症

>>AirMonster
>>疑难杂症十题 No.1


>>召唤脑洞开发合作伙伴(x @空色Shuko_  


     以及后妈 @候鱼鱼鱼 


>>我不是后妈……真的


以上

°
天空本来就没有颜色。
你若无其事地说着这样的话,好像一切都不曾发生。

我,叫そらる。
是在钢筋纵横交错的森林里游走的灵魂之一。之所以这么形容,是因为能够在这个城市里自如地活着,只有我们的灵魂,看着自己的肉体溺亡于人海,挣扎着夺取鲜艳的色彩,让自己努力变得光彩夺目。唯有这样,灵魂才会安分地待在肉体里。
我的身体追随了我的灵魂,似乎有谁在呢喃着:“这个是本能。”

“我回来了……”意料之中没有任何应答,那家伙今天也不在。站在自己房间门口犹豫片刻,还是折回了他的房间。
“スズムくん?”小心翼翼地推开门,房间里的摆设干净而又简洁,被子叠得整整齐齐,书架上的书被熹微的阳光镀上一层金黄,书籍不知何时已经裹上了薄薄的尘埃,房间依旧空无一人。“你在奢望什么呢,そらる。”自嘲着关上房门。
70平方米的家,凭空多出了几十平米的孤独,就像一阵挥之不去的阴霾,久久地向远处蔓延,不断扩大。
可笑至极,我和他又不是恋人,何必到这样的地步,酒精驱使的告白,如果有人相信就真的有鬼了。
“喝醉酒的そらるさん很可爱。”スズム撑着头对他说。


完美地躲开了问题的刀尖。
そらる看了看表,下午1点整。 


现在出门的话,说不定会遇到他,然后问:“一起吃个饭怎么样?”尽管全数都是妄想。


                                                                                                                


无意识地站在人海之间,来往汽车的尖叫淹没了一切。面无表情的人们,就如同被棉线支配的傀偶,一步一步,不知道朝着何方前进。不知所措的迷茫,无药可救的绝望,不明所以的感情,就像嚼着廉价的糖果,憋着眼泪咽下了痛苦。


小时候总是喜欢胡思乱想,感觉只要倒在海里,21克的灵魂就会飘起。现在亦是如此,如果能够在人海中漫游的鱼,那也是幸福的,这样就不会想到任何人,唯有冻结了思绪,然后才能逃避存在的现实。


今年的雨季来得太晚了。


正当想着“我存在的意义到底是什么?”


灰白的十字路口绽放了颜色各异的花,就在一片惊呼和加速的脚步之间,神不小心打翻了他的颜料盒,随之而来的,是晚春的雨。糟糕,我没有带伞。


就在那一瞬间,我得出了答案,我存在的意义,就是渐隐、消失。散发着寒气的雨水,洗褪了我的颜色,雨水从我的掌心淌过,晶莹地带走了我的色彩,然后落在黑的阴沉的柏油马路,隐去了存在。惊疑得不知道应该露出什么样的表情,勉强地勾起微笑,我不需要伞了,庆幸着自己找到了逃避的借口,光明正大地去向任何一个地方。


我放弃了躲雨,毕竟那样也是无济于事。我望着倒映在橱窗的自己,没有颜色,只是白色勾


勒出来的线条,不仔细看的话,就如同春末盛开的山荷叶,无色,等同于无法察觉。


既然无法挽救,那就把一切都抛之脑后。
下午3点1刻,大雨还未画上休止符。
我,变成了放在玻璃罐子里的无色人。从我试图以一个无色的形态,去安慰一个迷路的孩子时,我才后知后觉。那个孩子转身,眼睛里的水雾折射出茫然,他只能感受到肩膀上的重量,却听不到我的声音。
我当即跑开了,在街上大声呼喊,连雨水都吓得几乎静止,但是,谁都没有回头,谁都没有寻找声音的方向,因为听不见。


我会不会变得连喊你的名字都做不到。


天色尚未好转,湿润至粘稠的空气几乎令人窒息。


如果说逃避是人的本能,那么在人海中望一眼就能看到你,算不算是我的本能?


为什么我对你的一切都了如指掌?


“来打个赌吧,そらる。”一边自顾自地说着,一边走向街角的咖啡厅。正值下午茶时间,无论是因为躲雨还是因为这里的咖啡,小小的咖啡厅几乎满座,挂在玻璃门上的风铃响个不停。そらる没有进去,而是沿着咖啡厅外的花丛走,“我赌他会坐在窗边的第二个位子。”正解,我赢了。


スズム脸上洋溢着温暖的微笑,手中捂着一杯咖啡,腾腾地还泛着一阵朦胧。坐在他对面的是一个很可爱的女孩子,亚麻色的长发披在肩上,应该说是スズム喜欢的类型吗?


棕发少年说着话便把头倚在冰冷的玻璃上,内外的温差让玻璃蒙上一阵水汽,里面昏暗的灯光与外面的光线交错,光影勾勒着少年好看的侧脸,稍长的刘海在他低头的一刹那遮住了眼睛,的确是个少女杀手呢。


但是,桌面上那枝血红色玫瑰刺痛了そらる的眼睛,耀眼而又温暖的红,就像跳动的心脏一般,顺着血液的流动把埋藏在心中的话语传到你的心里,为了传达这些,就连尖锐的刺也被小心地削去。そらる只知道这不是スズム的颜色,努力地说服自己这不过是个见面礼,终究是觉得好笑,スズム谈恋爱为什么我要在意这些…..


温度在一点点下降,即便失去颜色但是那些刺骨的冰冷永远无法消逝,心脏仿佛被掏空,是溶解在这场雨之中了吗,停止工作的心脏让全身都变得疲惫。そらる无力地靠在玻璃上,此刻他们之间的距离不过是1cm不到的一块玻璃,心跳的距离却是遥不可及,小心地亲吻着无温度的玻璃,无意识的眼泪到底为什么会从眼眶里跑出,一切都不得而知,亦不想思考。


如果我变成了21克的灵魂,我就可以穿过这道该死的玻璃,然后从背后拥抱你。


スズム突然扭头看向窗外的世界,他深棕色的眼睛里面,倒映着自己无色的眼睛。


他看我了吗?回答是否定的吧。


 


晚上8点,スズム从雨中回到了家。


晚上7点48分,そらる抬笔写下了一张字条。确切的说,这是第13张纸条,前面的纸条涂涂画画之后安心地躺在了垃圾桶。


晚上8点01分,スズム看到了桌面上热好的饭菜和一张无数次揉皱又张开的纸条。


“我这两天可能不回来了,出门记得带伞。


                                そらる“


这是一个天大的谎言,因为此刻そらる就坐在スズム的对面。


他看着スズム微笑着在字条上面留下了字,好奇心驱使他走到他身边看个究竟。


“アホそらる“


“臭狐狸……“


凌晨1点,スズム直接倒在床上就熟睡过去,连架在鼻梁上的黑框眼镜也忘记摘下。そらる趴在床沿,端详着这个狐狸一样的家伙,轻轻地伸出手去摘下他的眼镜。正准备把眼睛放在床边,スズム毫无意识地抓住了そらる的手,手好暖,そらる丝毫没有想过要挣脱。


希望明天醒来的时候,染上颜色。


 


“そ….らるさん?为什么会……“スズム一下坐起身,从窗帘缝隙中蹿出的阳光穿透了そらる半透明的身体。就如同阳光之下的露珠,晶莹剔透得不真切,似乎只要轻轻触碰,便能抹去他的存在。


“‘为什么’这种明知道我无法回答的问题,就不要再问了。反正只要等干透就能看见了……”そらる把手从スズム的手中抽出,“你现在也能听到得到我说话,对吧?”


スズム愣愣地点着头,用了足足五秒钟的时间清醒过来:“不对……そらるさん,最后会变得怎么样……”他自己也不明白,不想问出的问题,顷刻就从嘴里吐出。“消失掉,吧。”


房间里一阵沉寂,似乎连空气都停止了流动。


声音也毫无理由地沙哑起来:“我们活在这个世界上,就是为了消失做准备。”


“そらるさん是天空吧,天空怎么会没有颜色?”


“你傻啊,天空本来就没有颜色。”そらる踏着秒针的节奏走向房间门,“吱呀”地推开了门,“就跟空气里面根本不含二氧化碳,是一个意思。”大脑都无法跟上时间的运转,只是想要装作若无其事地说服他,顺带说服自己。


给天空染上颜色的是海。


这就像是一个不成文的条约:你给予了我颜色,请允许我在遥远的地方看你。


在そらる的理解里,这个条约是不平等的。但是总有人会无悔地签注。


 


雨季还很漫长。


スズム看着没有颜色的そらる从雨幕中回来,在柔和的灯光下,被雨水浸透的刘海贴着额头,然后打开暖气和电风扇,躺在沙发上等待显色,无意义地看天花板。“そらるさん在干什么呢?”スズム捧着水杯,在そらる的身旁坐下。“我在回忆我的一生。”


“然后你就跑出去一整天?“”嗯,去了某个能帮助我回忆的地方。“


“你现在回忆到哪里了?“そらる扭过头看着スズム,“三年前。不要用这么惊讶的神情看着我,人的一生不是从睁开眼那一刻开始的。“是从领会到意义那一刻开始的吧。


明明是只狐狸,为什么记忆短暂得像一条鱼……


三年前,そらる遇到了スズム。


街角的咖啡厅,能看到花丛的窗边座位,还有一个什么都不懂的少年。


“你确定要和我合租吗?“”非常确定哟,そらるさん!“そらる闭着眼睛叹了一口气,从包里掏出一沓纸,”你看完这个再决定吧……我可不想你后悔。““这是什么?”“病历。”


スズム仔细地从第一页看到最后一页,每一个文字都在提醒着他,扰乱他的思绪,“抑郁症”“狂躁反应”“自杀失败”“摔玻璃杯”。 そらる捕捉到少年细微的皱眉,说道:“大致上是这样,虽然离开了医院,我很难保证会不会再次发作。”


“完全没关系哦,我会好好照顾そらるさん的。”“在说什么呢,小鬼。”


在人海浮沉的我们,谁都不知道会是谁改变了自己的一生。


被时间掌控的我们,谁都不知道下一秒会迎来怎样的绝望。


“スズム,你都两三天没有出过门了,没关系吗?”


“诶?有什么关系?”“工作啊,恋爱啊,什么的。”即便是棒读的语气,都在某个字眼加上了着重号。“そらるさん不如担心一下自己这方面的事情。找个喜欢的人…然后过完这一生。”


为什么理智线会突然间决堤。


“那你告诉我应该怎么做啊!!!”正如窗外的雨那般嘶吼着,无理的和无理由的,“スズムくん把家里的刀都收起来就是因为怕我自杀吧!我都已经失去颜色了不如就让我消失掉……消失掉不是更好吗?这样一来,我就不会成为你的羁绊了……”原来不需要雨水,我也会渐渐褪色。“告诉我啊……スズム…”变得无色的话他就听不见我说话了,“好きだよ…”


然后,就像以前那样逃掉吧。


 


今天的城市也在下着雨。身旁混乱的声音被无限放大,压抑得就像一阵蜂鸣。灯光下的街景正在一点点变得透明,微光被寒气彻骨的雨水切割得粉碎,世界就像一块镜子一样轻触就要破碎,那是泪还是雨,抑或是血液,都已经分不清了。绝望的悲鸣,萦绕在耳畔。不知道跑过多少条街巷,无力地停下了脚步。他追不上来的,或者说我从未追得上他。


就这么结束吧,我说完了。


背后突如其来的温度把そらる吓了一跳,尽管雨的气味才是主角,但是唯有他的味道让他安心。スズム的手环着そらる的腰,把头抵在他的后颈,他们都看不见对方的表情,但都能依稀听见夹杂着雨声残响的心跳。即使你变得透明,我总是很容易就能找到你。


 


“そらるさん,请让我成为为你染上颜色的海吧”


 


End.


 


——————


谢谢品尝_(:з)∠)_


写完了,没有按照说好的那样HE,也不能算BE


大概是开启了真结局


然后关于空气里面没有二氧化碳,这道题,我差点就错了


所以记忆深刻


然后胃很痛,所以写到现在才写完呢www


现在也还是…很痛


顺便,文里面关于淋雨的描写,是我的亲身经历


撑了伞,都跟没撑一样的状态。就是好想死啊那样飘回家,好希望有人给我个拥抱之类的。


最后,不要问为什么这是疑难杂症,因为我爱淑子


最后的最后,我爱候鱼,感谢催更…



评论(9)
热度(60)
© 透明人間|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