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ramafu】食梦貘

>>AirMonster


>>疑难杂症十题 No.3


No.1 无色渐隐症   No.2 颜色臆想症


>>用久违的脑洞,写了久违的cp…从五个月前的冬眠醒了过来…


以上意味不明,然后就开始吧


 


恋爱就是双向的依存症。


但是对于他们来说,


恋爱更像是一场公平的交易,


尽管疯狂地索取着什么,两个人都默契地克制着,


姑且能够称作“爱”的吧?


 


 “まふくん,你听说过食梦貘吗?”


“诶?以人的梦为食的妖怪,对吧?”


“我就是那样的妖怪哦。” そらる此时的脸色已经是病态的苍白,原因很简单,那少得可怜的梦,根本无法满足需要。与此同时,他没有勇气吃掉まふ所有的梦。


“没,没关系的啦这种事情……我还是很喜欢そらるさん的!!!”


 “我会全部都吃干净的,即便这样也没关系?”


まふ避开そらる透着饥饿感的目光,“我做的梦大多都是噩梦啦,所以没关系。”


 把你的爱当作我为你吃掉噩梦的酬劳吧。


这个病从哪里来,要怎么样才能治好,一切都全然不知,我只知道我不吃的话就会死。


躺在床上的白发少年裹紧被子,额头冒出了细密的汗珠,呼吸也变得急促起来,从窗户透进来的微光,映衬着まふ的不安。这个梦怎么样都不会太好吃,そらる皱了皱眉,不过没关系了,饥不择食嘛。“いただきます——”啊,是一个被怪物追逐的噩梦,苏打汽水和玄米茶混在一起的味道,不愧是大魔法师才能做出的梦。把这个噩梦交给我吧,安心睡个好觉,まふ。


就如同交换了梦境,まふ做着そらる编织出来的美梦,そらる却要面对一个中二病的恐怖逃脱向的梦。但是只要不睡觉,就等同于把梦境消耗掉了。


所以まふ一睁眼就看到了盯着他看的そらる,脸上写满了不爽和疲惫,深邃得如同深海的眼眸似乎要把大魔法师吞噬。まふ睁眼的两秒钟后便下意识地紧闭,脑内快速地飞过无数条相同内容的弹幕:“对,一定是我睁开眼的方式有问题!そらるさん在注视着我啊!!虽然眼神有点…不过再睁开眼一定是正确的打开方式!”


缓缓地睁开眼睛,感受着清晨的光芒,まふ看到了肤色白得发光的そらる,还有映着自己的那片深海,久久的,明明已经感到刺眼得酸涩,无法移开视线。“そらるさん,早安。”“嗯,早安。”彻夜未眠的そらる懒洋洋地打了个哈欠。


“そらるさん,该不会…整晚没睡?为什么?“”你说呢?你的心理阴影面积是得有多大才会做那样的噩梦……“そらる坐起身,舔了舔嘴唇,”不过梦境有你的味道,就算不上难吃吧。“


“诶?对不起……”まふ看到そらる回过头,一脸嫌弃地说:“无意义的道歉我可不接受,我要酬劳。”まふ的思维停滞了一会,“那そらるさん想要什…唔……“还未吐出的话语被堵住,そらる轻舔着まふ的嘴唇,似在品尝着一件精致的甜品,像是一小块巧克力舒芙蕾在口中融化,那阵诱人的巧克力的香甜久久地在口中徜徉。


总算是把昨晚那阵奇怪的味道盖过去了,果然是因为まふ太甜了。


被亲吻之后的他只会嘿嘿地傻笑着,对于他来说,这个吻从来没有包裹着所谓的爱。



我们之间的爱是多么的脆弱,就像是一根随时会断裂的琴弦。披着晨光的金丝雀落在弦上,扑腾着它的翅膀。
只交易,只谈情,不说爱。
只要你支付爱,我就满足你的梦。
甜美的梦也好,淫荡的梦也好,全部都能给你,与此同时,请给我同等的酬劳。
可我不忍心,就算是被冠上“虚假”名义的爱,也想毫无保留地给你。


爱到底是什么?你我都无从得知,你我都没有割断羁绊的勇气,你我都是闭上双眼屏住呼吸沉溺在彼此的爱之中。


 


就这样维持了三个月。随着初冬的到来,本在深秋苟延残喘的夏季,彻底地死去了,那些镌刻在初夏的诺言,都早已远去。


凌晨时分,天空仍黑得如同一滩打翻的墨水,まふまふ艰难地走下床,尽管是开着足量的暖气,双脚触碰到地面的刹那冰冷,还是让他颤抖了一下,他回头望了望还在深度睡眠的そらる,自嘲地笑着。他摸黑走出房间,跌跌撞撞地穿过客厅走进卫生间,“啪嗒”一声点亮了黑夜里苍白的光。


他打开水龙头,粗暴地用双手搓洗着他的脸,好冷,冷得脸都僵硬了,强行让自己从梦中清醒过来的感觉,比做噩梦还难受。些许的水跑进了他的鼻腔,剧烈地咳嗽起来,水还在哗啦哗啦地流,喧嚷得令人烦躁,下一秒就制止了那样的水声。まふ双手撑在洗手台上,在疯狂之后喘着粗气,额前刘海的水一点点落下。他缓缓抬起头,审视着镜中狼狈的自己。那样的自己可笑得陌生,凌乱不堪的白发,酒红色的双眸透着疲倦,明显的黑眼圈,全身上下只穿着一条内裤,锁骨、脖颈和乳首,清晰的布满了暧昧的红痕。


比起恋人这个称号,床伴更合适。


五只手指都已经数不清这是第几次,被他冲撞到身体几乎散架,脸色潮红地喊着他的名字,对着他露出欲求不满的表情,在他面前发出奶猫一般的呜咽。


他索求我的梦,我索求他的爱,似乎一切都合情合理。


“まふ?怎么了?”そらる突然出现在门前,把まふ吓了一跳。


“没什么啦,倒是そらるさん不再多睡一会吗?”为什么现在,只是对他露出一个笑容都是那么艰难。他对我的爱,就像童话那样不真实。


他摇了摇头,说:“不睡了。まふ,你的梦,味道好像变了。”过去你的梦就像不曾重复的甜品,每一个都有不同的味道,咬上去都有莫名的幸福感。“你的梦带着不安和惶恐。”“啊……是这样吗?”


你的梦不再有那份傻傻的安心。冬夜的空气几乎要凝固,暖气开了和没开都是毫无作用,气氛一直下滑到冰点。“そらるさん,不对。食梦貘先生,能让大魔法师まふ抱抱你吗?”没有等他回答,まふ环上そらる的脖子,把头埋在他的脖颈处,嗅着他身上独有的味道,只有此时才有安全感的味道,贪婪地呼吸着。そらる的手搭在まふ光溜溜的腰上,偏过头舔舐他的耳垂,“まふ,今天到底怎么了?”“没什么,只是觉得春天好像不远了。”“你不冷吗?”“不冷,そらるさん很暖。”


我们都在虚假地幸福着。


我们的爱,脆弱得撑不过这个冬天,就像黄昏的蝉最终要死在初秋。


两个人依偎着,分享着不多的温暖,没有过多的话语,在沙发上坐着,不知疲倦地睁着眼看着第一撮晨光从落地窗洒进来,直到光布满了客厅。


“まふ,天亮了,我们起来吧。”


“不如我们分手吧……”


既然你我的爱都不真实,为什么还要假装幸福着。


まふまふ觉得这句话也是可笑无比,分手?我们有,真正的在一起过吗?


“好。”そらる抬头望向天花板,“跟我在一起是不是没有安全感?”


哽咽得不能发出声音,まふ只是点点头,突然失去了氧气几乎让他窒息。


“まふ,你困吗?”“困了,想要一直这么睡到下午。”“那再去睡一会吧。”


まふ裹着被子蜷缩在床上,缓缓地闭上眼睛。


“我知道你还没睡着。まふくん,你是我患病以来,尝到过最美好的梦。”そらる俯下身子亲吻まふ的额头,“晚安,亲爱的大魔法师まふまふ。”


 


我叫まふまふ,我做了一个很漫长的梦,漫长而又美好,甚至让我忘记了这是他制造出来的梦境,也让我忘记了,这样的梦也是他的梦。


这是一个被染上夕色的梦,我和そらるさん走在无尽的街道上。总觉得我们的脚步走得很慢很慢,似乎已经走过了一个世纪。我和他走过一间教堂,红瓦白墙,琉璃窗内的景色全然看不清楚,披着余晖的白鸽随着钟声的敲响环绕着教堂,那是给一对新人的祝福,他们笑得很幸福。“まふ也想要这样的婚礼吗?”そらるさん这么微笑着问我,我摇了摇头,“大魔法师的婚礼,当然要在更大更辉煌的教堂举行啦!”我在梦境中也骗了他,我不想结婚,从来没想过。


绕过街角,是一家花店。血红的玫瑰被染成茜色,更显得优雅。“先生是要给男朋友买花吗?”“诶?不,不是啦……“我说着加快了前进的脚步。“明明和你眼睛的颜色很像。”他说。“什么啦,大魔法师的眼睛是火红色哦!”


我和他到底在这场梦中走了多长的路,我们路过游乐园,经过咖啡厅,在书店里面看漫画,共享一个冰淇淋……“そらるさん,我们现在是在干嘛?”“在和你一起迷路。”


“そらるさん…我们不是……”“まふ你看,”他突然停下仰望,“夕色的樱花。”我抬头,纷扬的樱花是夕阳的颜色,如同梦一般易碎。


他突然比我走快了很多,我连他那之间被拉长的影子都追不上,“そ,そらるさん!!“他再次停下脚步,回头望着我,我们此时相距很远。他完全笼罩在夕色中,闪着玫瑰色的光,他背后的景色正在一点点地被风吹散,只是那夕色未曾褪色。”まふくん,这个梦境好像长得有点过头了,我好像也已经尽力了。你在幸福地笑着呢,对吧。“”等等!“已经连呼喊的力气都没有了,他向我做了一个口型。在梦境的最终,他说,すきだよ。


然后我彻底地醒了,匆匆地穿好衣服戴上围巾冲出家门。尽管我一直在迷路,尽管至今我都不知道方向感到底是什么,果然还是好想追上你。


就连台词都想好了:“我没有用心地去爱你呢,对不起。“


再一次,说爱我吧。


就像梦里教堂那对新人那样幸福着。


冬天果然还是冷得要死,冷得面瘫的路人望着在大街上狂奔的まふ,口中呼出的气体瞬间化成白雾,苍白的天空飘落下零星的雪花,这是初冬的第一场雪,まふ不敢停下。


电车站的站台上站着不少的人,但是他很显眼。


まふ抑制着急促的呼吸,快步走到そらる眼前。そらる丝毫没有露出一点惊讶的表情,更像是预谋已久。“现在是7点一刻,我的梦境明明到6点半就应该结束了,从家到这里15分钟……”“そらるさん先听我说!”完全没有意识去理解对方的话,只是想着在他说出一些绝情的话之前,先表明自己的态度。“你说吧。”


“那个…我的爱打开方式错了,所以我…”“所以呢?”


“我……食梦貘そらるさん,请和大魔法师まふまふ再次缔结恋爱的契约吧!”好羞耻……


眼前的人强忍着笑意,问他:“まふくん饿了吗?”“啊?嗯。”从昨晚开始就一直没有吃东西,早就饿得不行了。そらる提起右手的纸袋,在他面前晃了晃,“要吃吗?甜甜圈。”“要吃要吃!不对,答复呢?!” そらる拿起一个甜甜圈塞进まふ嘴里,“解决大魔法师的温饱问题,也是恋人的责任吧。”まふ嘴里咬着甜甜圈,脸红着点点头。


“走吧。”冻僵的手突然被一阵温暖包裹,那份感情,似乎是从那里开始蔓延全身。“そらるさん,我们要去哪里?”“约会。去看电影怎么样?”


电影结束的时候,一对对情侣笑着离开了。“嗯?电影放完了?”“そらるさん你都睡了四十多分钟了,这部电影才一个小时。还有,そらるさん你的头好重。“そらる扭过头看了一眼まふ,才坐起身来准备离开,”我都还没嫌你大腿太硬呢,まふ。“


昏黄的路灯似是点燃了薄薄的雪,“大魔法师今天超——开心!“”まふ……“”そらるさん?!“まふ一回头,そらる就倒在他的身上,他勉强地支撑着身体,”怎么了?“


“给你做的梦境消耗可能太大了,觉得很饿……“”那我们快点回家吧,我睡着的话你就能吃掉我的梦境了!“


我不得不承认你的梦的确很好吃。


“まふ,你看上去好像更好吃。“”等等等等……这里还是在街上。“


“这样啊……“そらる倚在まふ耳边,”有一句话你一定很想听,如果我说对了,那就请大魔法师做好被吃掉的觉悟吧。“


“愛してる“


以往我索取你的梦境,现在我索取你的爱。


只要你的。


从普通的交易变成了双向的依存症。


“僕も“


 


End.


————


谢谢品尝【土下座


已经要精尽人亡了


本来打算写肉的结果


如果有机会的话下次补档吧


然后再有机会我要重写无色


这里是,


脑洞巨如陨石坑文力几乎为0一模成绩先呵呵五月病发作差点被妒火烧成灰烬的


AirMonster



评论(6)
热度(75)
© 透明人間|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