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zusora】无人接听

>>AirMonster

>>@铭溯-♪(^∇^*) 的点文 久等啦w

>>双生设定

>>虚构人物有/剧情需要所以还是写了限制级的东西

>>题目来自部屋听完脑洞后随便扯的

 

“您所拨打的电话暂时无人接听,请稍后再拨……”

冰冷的机械女声从手机的听筒传来,そらる耳边的手机被缓缓地放进口袋。

他空洞的眼睛看着天空,细小的雪花悠然地降落在他的脸庞,钢铁交错的城市上空飞过了一只乌鸦,犹如落在白纸上的一滴浓厚的墨,格外引人注目。好冷,是因为冬天吗?

スズム的手机已经连续一个半月都是这个状态。

不是冷战,也不是手机欠费,更不是分手。

只是单纯地,在躲避着彼此。

-

我叫そらる,是家里的长子。有一个弟弟。

但是从某种程度上讲,这样的说法不太准确。因为我和スズム是双胞胎,不存在哥哥或者弟弟的区分。如果现在母亲说スズム是长子,对于我来说真是一件好事。

我和他一点都不像。

我比不上スズム,无论是哪个方面都是。

从旁人的自私立场上,我应该厌恶这个人。

但是,他温暖了我的世界的冬天。

伦理?性取向?闭嘴。

如你所见,我和スズム是恋人。

两个月前,我告诉母亲我是同性恋。她不安的目光却落向了スズム,她的心血,她的骄傲。

她表情复杂地催促着スズム快点找个女朋友。

他微笑着却心不在焉地应着,从小到大都是微笑着的狐狸先生。

相比之下,我只是个不需要登上舞台的人造替代品。

“你为什么喜欢我?”

“因为我觉得…そらるさん和我是天生一对。”“滚。”

在这个混沌的世界中,我不是一个人存在着,至少我还有你。

在这个世界中,最了解我的人是你,最了解你的人是我。

然而都没有什么用啊。同性恋还没有在日本宣布合法化。

 

スズム和そらる离开了母亲家的时候已经是傍晚。

就在楼梯口,两个人不约而同地停下了脚步。茜色的夕阳打在そらる的侧脸,熟悉得不能再熟悉的画面,不知何时已经渐渐褪色。

スズム把そらる的头拉到自己的肩膀,渴望用自己的温度安抚恋人的不安,“そらるさん……“”我没事。放开我。““不要。”

够了。说什么都没有用。

“スズム,你去找一个女朋友吧。”

“そらるさん是打算不要我的意思吗?”

“找个漂亮贤惠的女孩子,最好有C cup”

“……”

“要带给我看看,虽然与我无关…”“我知道了。”

スズム缓慢地松开紧拥着そらる的手,背对他走下楼梯,仿佛什么都没发生过,只是突然间那个人的身影变得好远好远。“そらるさん,一起吃个饭吧。”

そらる站在原地,“スズム……”“嗯。”そらる舔舔嘴唇似乎准备说出世界上最大的谎言,他低着头,刘海遮住了他的眼睛,“不了,没事。去吃烤肉怎么样?”

能不能牵着我的手走?

短短的一句话都已经在嘴边,却还是把它要咽了下去。

平常漫长得不可思议的吃饭时间竟只缩短到二分之一不到。

饭桌上的两人都静默着。没有挽留,没有不舍。

夜晚的东京,匆匆来往的人群和流淌着的霓虹灯充斥在这个城市。夜晚的降临似乎是让这些沉默着的人们一下子沸腾起来,不是节日也是这样狂欢着。

交通灯上的小绿人仍然没有亮起。

他们站在人群的后方,人们都在和自己的朋友或者是手机忙得不亦乐乎,没有人注意到他们。

“そらるさん”听到呼唤的そらる有些疑惑地望向スズム,在スズム眼中,这样子的そらる也可爱得不像话,“我可以吻你吗?”这种问题问出口之后还需要回答的吗。

スズム靠近そらる的脸,贴上他因天气干燥有些开裂的唇,没有进一步的行动,只是简单的唇贴着唇,这会变得奢侈吗?

そらる感受到唇上的温度突然消失,他睁开眼睛看着スズム面无表情的脸,“绿灯了,我们走吧。”穿过这一条马路就是车站,目的地的方向都不一样。

再见。再见。

谁也没有说过“分手”两个字,都是在死死地支撑着。

 

本以为什么事都没发生。

偏偏有人用手机定格了他们接吻的画面。

偏偏那个人还是母亲的某个八卦朋友。

スズム第一次感受到这个世界多么令人厌恶。

被咒骂着“恶心”。

能不能把这些文件从我的记忆里删除。我们就像水里面的鱼,而水在锅里。我们无论如何奋力挣扎都无法逃脱。

大约一个月后,在人群密集的东京街头,そらる看见了他已经不想再见到的スズム,身旁还站着一个女生,是个笑起来很好看的女生。そらる看见他们的那一秒,他们交换了一个吻,就像普通情侣那样亲密。致命的醋意侵蚀他的思绪。

到底是谁给他的勇气,そらる径直走上去拍了拍スズム的肩膀。

“スズムくん,好久不见。”竭力地让嘴角上翘,至少要稍微显得友好一些吧。

“そ、そらるさん?!”

“诶?是スズムさん的朋友吗?“那个女生礼貌地向そらる点了点头,”初次见面,我叫浅見,是スズム的女朋友。“

“そらる,是スズム从小玩到大的朋友,请多指教。”そらる说出这句话的时候不敢看スズム一眼,他知道スズム一定会用惊愕的表情看着他,他觉得一旦看向了スズム,自己的谎言与掩饰就很容易碎裂。

浅見吗?被スズム爱着是不是幸福至极。

那么像我这样的人造品,已经差不多到被扔进垃圾桶的时候了。

对不起,スズム,我有点嫉妒那个女生。但是我坦然地接受了。

大概从那以后スズム手机的状态就是 无人接听。

 

乌鸦在路牌上站着,打量着眼前走路快得可怕还能看着手机的奇特生物。

そらる的手机猛地震动起来。“そらるさん,我是まふ,我已经到了。”

寒气从咖啡厅的门窜进来,还有一个肩上披着雪的青年。冻僵了的脸突然与温暖的空气接触,炽热得过分。“そらるさん,这里!!”

そらる刚坐下,まふまふ就开始旁若无人地点东西喝,“要一杯热可可,”まふ看着正在拍下身上的雪的そらる,“再要一杯热摩卡,少糖。”

“まふくん,你什么时候已经掌握我喜欢喝什么的情报了。”“嗯?因为スズムくん和まふ来这里聊天的时候,他都会先叫一杯少糖的咖啡带走。我猜是给そらるさん的吧。”

“是吗……?”“最近スズムくん怎么样了?”

“我不知道。”“哦……诶?!”

“我已经整整一个月没有看见过他了。因为那张照片,我和他见得越少越好。” そらる的语气没有带上一点点起伏,似乎这件事与他没有一点点关联,“他连电话都不接,估计在陪他的女朋友吧。”实际上手指却在不停地敲击着桌面。

“そらるさん想要见スズム吗?”“我不知道。”“你怎么会不知道! ”まふ的这句话几乎是吼出来的,“你爱スズム吗?”

“爱,怎么能不爱?”そらる的声音听起来有些颤抖。“你想他吗?”“何止是想他,是想要他…”“想就去见他啊! ”

已经,受不了了….

比起旁人的指指点点,そらる更受不了没有スズム的时光。

“まふくん,我先走了。”“诶?咖啡怎…”话还没说完,そらる已经跑了出去,挂在门旁的风铃被惊得叮咚作响。

 

肉在子博 密码:magurolove

 

 

有一天,沉溺已久的梦境突然断了弦。

那天没有下雪,因为连春天也已经死去了。

 

そらる坐在了天台的边缘。这里是他们小时候的秘密基地。

他掏出手机,输入那个熟悉的不行的号码。对,即便是让对方消失在自己的通讯录也是无济于事,这个号码早就已经烂熟于心。

回答的不是“无人接听“

“吶,スズム。“

“你能不能成熟一点,你只能选一个。“

“没有什么为什么。“

“浅見和我之间,你只能选一个你懂吗!“

手机的另一边一直保持缄默。

“スズム,我来帮你选,怎么样?“

我纵身跃下的时候你仍然在犹豫着。

 

【x月x日,一名男子从7层高的住宅楼纵身跃下,当场死亡。】

【据目击者称,该男子在跳下前好像在与某人通话。】

【目击者感到迷惑。】

【手机里面的声音是“您所拨打的电话是空号…空号…】

【据死者的朋友回忆称,这个号码的主人在今年春天割脉自杀身亡,原因不愿透露】

……

什么嘛,依旧是无人接听嘛……

 

まふまふ坐在咖啡厅的老位子,熟练地把咖啡奶倒进黑咖啡中,白色与深棕交融着。电视机里传来的一阵阵欢呼吸引了まふ的注意力。画面里是并肩站着的一对对同性恋人,满大街挥舞着的彩虹旗。

“まふくん,美国通过了同性恋合法结婚的法规呢。“坐在まふ对面的浅見目光盯着眼前冒着热气的奶茶。”可惜了呢。你觉得东京街头什么时候会有这样的场面。“”谁知道呢?大魔法师你得问这个世界是怎么想的。“

为什么相爱却不能在一起?

已经是个土得不行的问题了。但是依然要问。

そらる很执着地相信着スズム在那个时候还活着,却死都不相信まふ告诉他的“浅見的确是喜欢スズムくん,但是这只是用来掩饰的。”

现在,两个人的电话都是无人接听了。

まふ像是突然想起什么,他划开手机屏幕,“Siri,删除そらる和スズム的通讯录。”

他们可以在一起了吧。

 

End

—————————— 

谢谢品尝!!!!!!!

这里是狂气的Air

不要问为什么突然间有肉还写得(对于我来说)很长

说好的BE了

以及中考啥的,我和候鱼都考得不错啦w

这是第二篇点文,会继续加油的

虽然最近有点想死,说了很自大的话,自顾自的,好像觉得自己好厉害的样子,连自己都没照顾好的家伙凭个鸟去安慰别人

不过事实上没什么

没事

会继续加油的w


评论(63)
热度(56)
© 透明人間|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