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ramafusora】Time Traveller

>AirMonster

>送给 @候鱼  因为不想补食梦貘的档了(笑

>此为Loneliness前篇 侧重于soramafu故打两个tag

>但是与Loneliness并没有什么联系请放心食用√

以上

 

I'm slipping throughthe cracks of a dark eternity
我跌倒在那永恒而黑暗的缝隙

To tell me who I amwho I was
我到底是谁未知之物遍及脑海

唯有时间不会停滞,

唯有记忆不会死去。

我是沾染了污秽的时间碎片,

存在于某人描绘的记忆中。

我只是

带着孤独与心脏,以及一串串无法抛弃的记忆的

时间旅行者。

 

睁开眼睛之时已是冬天。

堆在眼前的木箱披上了雪,忽闪忽闪的路灯染黄一片雪。

我已经忘却是什么时候在什么地方躺下,也不清楚是第几次的长眠。

死不去的黑猫。

そらる低头舔舔自己的爪子,撑起身子抖落覆盖在皮毛上的积雪,他抬头望向雪花来的方向,闪耀的星辰划破夜空,坠落于黑暗接着死去,像雪落于水。满载着冰冷的空气让他的鼻腔感到不舒服,他连续打了几个喷嚏,走出了昏暗的窄巷。

街上的人少的可怜,这样的形容也过于夸张,因为大街上根本一个人影都没有!

就连人类身上的味道都被寒风吹散。

そらる跳上商店橱窗的平台,才明白街上的人都去了哪里,木质的牌子用红色的颜料写着“平安夜,休假“。

所以楼房里透出的橙色暖光,那阵莫名其妙的温馨,是人类在庆祝着什么吧。

他无法知晓接下来他要去哪里,他只是不顾一切地往前走。等到耗尽他的生命,他会继续沉睡,然后醒来,周而复始。

“啊……猫,黑猫先生,过来这边!“夹带着雪花的风敲着无音调的旋律,突然响起的声音让そらる加快脚步循着声音发出的方向跑去。

看上去是个大概8岁的小孩。

他坐在楼房门口旁的台阶上,大门之上的灯成为了唯一温暖的来源。尽管太遥远的光感受不到些许温度。

他穿着黑色的斗篷,里面是单薄的衣服,缩成一团瑟瑟发抖,露出的一小截白皙的小腿让そらる感受到他是有多瘦弱。斗篷之下的他有着如雪般洁白的头发,澄澈得如同酒一般的血红眼眸,小脸几乎已经被冻僵,尽力地扯出一个自然的微笑。

そらる蹭上他的小手,顺势钻入他的怀中。这是人类的体温吗?整个人都冷得发抖。

白发的孩子用手紧紧地抱住そらる,轻蹭そらる的头。

“呜……黑猫先生好暖和,好想再抱久一点。”

他与そらる四目相对。そらる想都没想就凑近他的脸,轻舔对方冻得干裂的嘴唇。

仿佛是被解冻一般。

他忽然灿烂地笑起来,世界的色彩都显得逊色。“黑猫先生很喜欢我吗?可以再亲一下吗?” そらる别过脸,他是纯白无暇的,不能染上我的污秽。

门突然被粗暴地打开,低沉地惨叫一声。

从里面走出一个穿着华丽带着珠宝的胖女人,一脸厌恶地看着そらる和抱着他的孩子。“喂!快滚回来,肮脏的东西!”“抱歉,黑猫先生,我…呜!”有着丑陋嘴脸的女人扯着他的白发,不顾他嘶声竭力的挣扎,扔进屋里。そらる不管是否会脏了自己的爪子,他冲上去扯下那女人的珍珠项链,粒粒圆滑的珍珠砸下,从台阶一直滚到大街。女人吼叫着,想要把そらる扯下来,他硬是在女人鼓得像河豚的肥脸上留下几道血痕,冲屋里喵喵叫着。紧接着落荒而逃,消失于街尾。

人类都不喜欢黑猫。

那是厄运与恶魔的代名词。

そらる的记忆中从来没有记录过打架的场面,唯有这个晚上,他不能忍受在纯白上留下黑红色的血手印。

そらる在一个星期后得知,有一个街头巷尾闻名的白发孩子,在12月末冻死在积雪中,被发现的时候,尸体已经冻得僵硬。人们议论纷纷,涉及到最多的词就是,诅咒。

 

已经不知道过了多少年,そらる插着口袋走在初秋的街道上,比起黑猫的形态,人类的身体似乎更自在些。接上很热闹,叫卖声,谈话声揉杂在一起。そらる东张西望,突然被什么东西撞了一下。

“对不起,撞疼你了吗?”そらる礼貌地道歉,他低头一看,是一个白发的少年。好像在哪里见过啊……眼睛的红色没有流动一点点光彩。

“抱歉,先生。是我看不见,您不必道歉的。”“这样吗…….?你想吃蛋糕吗?“

“好啊!不…我并没有做什么,所以…”

“没事,我现在只是想找人聊聊天。我叫そらる,请多指教。”

他什么都看不见。そらる用叉子切下一小块蛋糕放到少年嘴边,“张嘴。”“啊—呜—”是因为蛋糕很甜的原因吗?少年脸上的害怕与紧张被洋溢着幸福的微笑取代。

“先天就什么都看不到吗?”“不是的。”

少年摇了摇头,微笑却未褪色,“是被玫瑰的刺割伤的,然后就失明了。”“玫瑰刺?怎么会…”“不知道啊…父亲是这么说的,我只记得是尖锐的痛感。”明明是刀刃吧。

そらる伸手抚上少年的眼睛,他眨了眨眼,伸出瘦弱的手握住そらる的手腕向上拉,“没事,摸吧。”“会痛吗?”“不会了。”

“你最喜欢什么颜色呢?”“黑色。因为黑色构成了我的世界。”准备分别的两人站在广场的喷泉前,白鸽扑腾着翅膀,被残阳包裹着的教堂响起了钟声,绵长而又沉缓,预示着夜幕的到来。“在梦境就能看见世界。完整美好。”

“很抱歉占用了你的时间,可以知道你的名字吗?”

出乎意料的,他摇了摇头,“已经没有意义了,不需要知道我叫什么。”少年顿了顿,干枯的画笔染上血红描绘出他的眼睛,空洞的眼神看向荡起夕阳的河流,“相比之下,そらるさん的名字,听上去就和天空一样呢,一定是一个很受欢迎、温柔的人。“

そらる勾了勾嘴角,微微弯下腰,手搭在少年的肩上,亲吻他的眼睛。“诶?”

“你要相信你总有一天会看见这个世界。”

“嗯,我很相信。”

再见。再见。简短的话语结束了一切。

其实そらる看见了倒印在少年眼中血红色的自己,黯淡如同死去的星辰,眼底似乎就是心脏,跳动着,流淌着。

少年最后一秒的世界仍然是黑色的。

他坚信そらる没有骗他。他只是要完成原本决定好的事情罢了。

葬身于流淌的河流中。

白色会渐渐变成黑色,但是黑却再也不会成为白。

そらる忘记告诉他,沉淀在眼睛里面的污血,是永远洗不掉的。

这句话再也没有说出口。

 

在某一年的夏天,そらる做了一个决定。

既然无法死去,既然旅行于时间,那就在每一段时间,旅行到他的身边吧。

尽管他知道带来厄运的是他。

他只是相信总有一天神明会给予他一个更好的命运。

不是已经……活得越来越长了吗?

所以……

 

河面上浮着浅粉的樱花。

河岸边有人在唱着无名的歌。

声音软绵绵的,高音自然而又不缺少色彩。

“是你在唱歌吗?”そらる靠近坐在长凳上的白发少年,少年停下歌声微微一笑,挪出一个位置给他。“大晚上的不回家吗?”白发少年摇摇头:“养父母在吵架,吵着吵着就肯定要打我,我当然要走出家门啦。”他说这句话的语气就像开玩笑那样随意。

“不过你唱得很好听。”“谢谢。”

月光照进少年的眼睛,如同红宝石那样耀眼。

“我叫まふまふ,现在17岁啦,谢谢你听我唱歌。”少年说话的语调很缓慢,大概是交流障碍的样子。

“我叫そらる。”“诶——听上去就像天空一般干净呢。”“每一次你都说我的名字像天空……”

“啊?”

“没事。”

是的。我永远都会记得存在于记忆之中的白发少年,但是你每一次睁开眼睛,脑海里只有一张白纸。

“那是什么歌?”带着悲怆,无助的歌。

“不记得了……那我继续唱了,そらるさん。”

“嗯。”

And maybe it's a dream Maybe nothing else is real
也许那是梦 也许不存在真实

But it wouldn't mean a thing if I told you how I feel
但这也没有意义 总是我诉说感受

So I'm tired of all the pain, of the misery inside
痛苦也让我疲倦 疲倦里充满痛苦

And I wish that I could live feeling nothing but the night
我仅祈祷我生存 仅是感受这夜色

 

就连声音也不带着一丁点儿的杂质。

没有一件东西会永恒的洁白。

一切都会随着时间像星辰那样灭亡。

小城中的一座房屋烧了起来。

熊熊烈火似乎想要吞噬一切。

そらる清楚这场火是人为的,他循着气味径直走上二楼。

火的始作俑者是まふまふ。

“咳咳……そらる…さん?”

そらる单手托起まふ的头,失焦的赤瞳紧锁着他的心脏。

“我好像……想起了什么…咳……”まふまふ哽咽着,被浓烟呛出了泪水。“我们以前…是不是见过……?”“我以前……是不是喜欢そらるさん”“そらる…さん呢?也喜欢…这样子的まふ吗?”“我又要,死掉了。”

又要忘记你了。

そらる沉默着,吻着少年的白发。

泪水无声地坠落。

まふ的额头感觉到了什么微凉的液体。

他只是微笑着。

为什么面对死亡还要

幸福地微笑着?

そらる抱着まふまふ逐渐降温的尸体,从后窗跳下去。

火焰还没有要熄灭的趋势,愤怒地嚎叫着,把曾经存在的人的所有痕迹抹去。

春天的泥土有些湿润,そらる踏的每一步,都跟随着细微得几乎听不见的声响。

そらる擦干净沾着泥土的手,横抱起まふ,轻轻地放在刚挖好的坑里,最后也亲手埋葬。

这是你曾存在的证明啊。

总比之前不留任何痕迹地死去,要好多了吧。

他突然想起了什么。

硬是扯下树边的一株野玫瑰,尖锐的刺刺进他的皮肤中,渐渐染红了墨绿色的茎。

好疼……真的好疼…….

不是从手心传来的痛感,是从心脏传来的。

他把玫瑰放在坟墓上。

“再见,まふまふ。”

在下一段时间相见吧。

If I find a way tochange If I step into the light
若我设法去改变如果我跨进光芒

Then I'll never be the same, and it all will fade to white
我将不再是这样一切将化作雪白

 

If I make anothermove, if I take another step,
若我能有所动作若我向前走一步

then it all would fall apart There'd nothing of me left
一切将分崩离析我将要失去一切

will there ever be away? Will my heart return to white?
我的心还能不能回归到一片雪白


我依旧是那样的肮脏啊。

啊啦そらる,这次那么早就睡了吗?

我只是在期待着下一次睁眼后会不会遇到他。

答案是会。

在我漫长的记忆里,我一共见过他12次。

那么肯定会有下一次的吧。

下一次的话

你会活到听着我说“我爱你”的那个时间吗?


————————

谢谢品尝qwqqqqqqq

槽 我眼睛好疼

本文中出现的歌词,对的带英语的全部都是歌词

全部出自英文版的Bad Apple

每一个人都是时间旅行者啊

我没有找到那个和我一起旅行的人

或许ta在我身边,或许在未来,或许在过去

然后谢谢候鱼

作为答谢有时间请你去85℃吧w

(╯‵□′)╯︵┻━┻一杯饮料加甜品哦

离我生日还有8天

因为已经是凌晨了qwq

因为写着写着去打了会游戏【喂

接下来还要写生贺【躺

学校的作业也没做完【喂


评论(7)
热度(56)
© 透明人間|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