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zusora】写给空气的情书

>AirMonster
>我和 @_啊酱_ 的生贺w
>题目来自好久以前的唱见深夜60分
>ooc预警!!!

沉默的记忆从梦境涌出,你的身影灼伤了我的眼睛。

凌晨3点02
スズム已经是第27次拿起手机查看时间,一切似乎都在意料之中。毕竟这是本月第14次失眠。从那个该死的冬天数起的话,数不清是第几个不眠之夜。
他今天的情书只有一句话,只有日期,依旧没有署名。然后拉开抽屉,放在一叠整齐的纸张上面。
台灯的光刺痛了他的视觉神经,灯光下的可可仍在冒着热气,他愣了几秒,脱下眼镜朝厕所冲去。
粗暴地打开水龙头,冰凉的液体淌过伤痕累累的双手,他咬咬牙,用力地搓洗着手。
好脏好脏好脏。洗多少次都还是很脏。スズム拿起放在洗手盆旁的玻璃瓶,覆盖在伤痕上的酒精迅速地蒸发,灼烧般的疼痛感似乎要捻断他的神经。
“我在干什么?”スズム无力地跪在地板上,“为什么又在洗手?”
从午夜0点开始算起,第8次洗手。
他缓慢地走向门,再次确定门已经锁好之后,闭上眼睛倒在床上。
“我的记忆正在强迫我想起你。”

初春的雪已消融殆尽,露出肮脏的沾染着灰尘的雪水。就连呼吸的每一口空气,都有灰尘的味道。
スズム用纸巾包裹着门把,推开了咖啡店的玻璃门。咖啡溢出温暖的香气,门旁的风铃受到惊扰似的作响。
“欢迎光临”
听到问好的スズム向路过身旁的店员点了点头,随即咬紧嘴唇,走到窗边的一个位置坐下。
他露出招牌式的微笑,“久等了,闇ちゃん!”捧着奶茶的栗发年轻女性叹了口气,“スズムちゃん,我还是很怀念以前你叫我编辑大人的日子……”“好吧编辑大人,能允许我先去点杯咖啡洗个手吗?”
闇觉得此时スズム身后那条狐狸尾巴正摇得欢快,扶额,然后点点头。
“您好,请给我一杯焦糖玛奇朵……咦,收银员呢?”
“焦糖玛奇朵是吧。”スズム下意识地循着声音传来的方向望去,他看到的是那个人的侧脸。
皮肤是不可思议的白,与黑色的卷发形成鲜明的对比,一小撮头发撩至耳后,脸上没有任何表情,眼睛就像是一片很遥远的天空。他穿着制服,围着半身的咖啡色围裙,袖子卷至手肘,骨节分明的双手正在一杯咖啡上制作立体拉花。胸前扣着写有名字的牌子,“そらる”。
“干嘛一直盯着我看?”そらる小心翼翼地把完成的咖啡捧上吧台,顺手敲了敲固定在那上面的铃铛。“啊…抱歉。”
“该说抱歉的是我,那个收银员又偷懒了,请不要在意。”そらる停下手中的工作,对上スズム的视线,“请稍后再付款,你的名字?”“スズム。”他点点头,转身继续忙碌,此时此刻的スズム一点也不想移开他的脚步。
“スズムくん,焦糖玛奇朵。”直到慵懒的声音在耳边响起。
“嗯,谢谢。”スズム正要伸手拿咖啡,手却滞留在半空中,“そらるさん,可以给我一张纸巾吗?”他的微笑有些尴尬,谁会用纸巾包裹着咖啡然后拿走。
他没有从そらる的眼神中看到一丝疑惑,只是明确地感受到,对方的视线扫过自己布着伤痕的手。
そらる一手撑在桌上,另一手抽出一张纸巾,身体前倾,仔细地擦拭着杯子的杯柄,而这一系列动作,都是在スズム惊讶的目光下完成的。“スズムくん,”“诶?是!”“你和别人并没有什么不同。” 

没有完全理解话语的意思,スズム歪了歪头,“谢谢そらるさん。”他傻笑着回到了自己的座位。“那么亲爱的编辑大人找我有什么事吗?”“スズム你……”“怎么了?”“没事,我只是感觉你遇到了对的人。”

“哈?”今天的地球人都怎么了,为什么都在用我懂的语言说着我不懂的话。“咳,这次找スズムちゃん是关于新书的事情……”他很耐心地听,同时感受到某处的人似乎在盯着自己。我怎么了吗?

大约聊了两个多小时,闇抬手看了看表,“スズムちゃん,我还有约就先走了哦!”她站起身,靠近スズム的耳朵,“你想知道我为什么说你遇到了对的人吗?”“嗯。”

“スズムちゃん,你没有洗手,刚才的几个小时,也没有洗。”

没有,洗手?他努力地回忆着。为什么呢?强迫自己每天要做十几二十遍的事情,今天却突然忘记了。スズム推了推眼镜,拿着残留着咖啡的马克杯走向吧台,坐在最靠近そらる的位置上,“そらるさん,支持免费续杯吗?”“不支持,但是想搭话的话就直说。”

“そらるさん怎么知道我想搭话?你是心理医生吗!”

“不是,”そらる顺手抽走スズム面前的杯子,“只是从心理学专业毕业的而已。”

“那是怎么看出来的,我指的是,强迫症。”

“就在你开门进来的时候,手里攥着一张纸巾。”“啊……是、是吗?”“而且我还知道你走过来不是为了续杯,也不是为了问我怎么知道你的强迫症,对吧?”

スズム下意识地站起身,直勾勾地盯着そらる的眼睛,眼睛里那片安静地天空,已经让スズム沦陷。

“そらるさん,请和我约会吧!”

“哈?”

“そらるさん,请和我约会吧!”“そ……唔……”スズム尴尬地闭上了嘴。

控制不住,语言反复了。

“好。”そらる的声音比以往都要小,耳根发红尽管依旧面无表情,“明天傍晚6点在这里等我吧。”“好!”

スズム欢快地踏出门,脚步都变得愉悦起来,他甚至忘记数从这里到自己家的地上有多少条裂缝,有多少级楼梯,经过了多少个电线杆。全部,忘记了。除了そらる的模样。

你出现在我的眼前的那一秒,我都无法察觉自己的世界已经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作为强迫症的我,生活没有一刻是平静的。因为我无时无刻都在思考着我是否洗了手是否锁了门刚才数过的数字是不是有差错,而你触碰到我的世界时,就像是触碰了正在振动的琴弦,心如止水。

そらる。そらる。そらる。他一遍一遍地念着这个名字。

请再一次回到我身边。

这样的祷告并没有什么用,そらる是他的信仰。就像基督教徒再怎么祷告,上帝也不会出现在他们面前。

スズム的表白完全体现不出他的写作水平。

他紧张得把“我喜欢你“这四个字说了9遍,在60秒钟之内。如果不是他不小心咬到舌头的话,时间应该会更短一些。

“我也是。”他心满意足地听到了答复。

就像普通的恋人一般,他们也会争执,只有一次并且是最后一次。

以往そらる的脾气都会被スズム的一个亲吻全然化解。

只有那一次,在触碰到嘴唇的一瞬间,そらる就把他推开了。

“是不是爱我也是你的强迫?”

温暖的房间里隔绝了冰冷的空气,尽管两人仍然觉得很冷。

“是你的潜意识在强迫你爱我吗?”

“你所做的一切,哪一件事不是强迫的?”

“给彼此一点时间吧。”

……

大门关上之后,偌大的房间里一片死寂。

我锁门了吗?没有。没有!

スズム走向大门,两秒后,门没有锁起来。

我锁门了吗?没有,但是锁了的话そらるさん就回不来了。

不能锁门。锁门了吗?不能……大脑发出的指令纠缠在一起,スズム捂着脑袋倒在了地上。

好痛苦。好痛苦……

我丢失了即便发疯般寻找都无法找回的东西。

你是我世界的一部分,但是你一走,我的世界成了地上的碎片。

スズム不再光顾那家咖啡店,因为店长告诉他,そらる不在这里,也不知道他在哪里。

他如同游魂一般穿梭过时间,洗手变得更加频繁,只是永远都不锁门。他强迫自己每天都给空气写一封情书,然后叠好放进抽屉,最后拿出来数数一共有多少张。现在一共有,387张。

“最近不小心生病了,是件很麻烦的事呢,但是没有忘记去想你。”

“你知道吗?爱一旦发生了,就是对的。”

“我希望有一天我能存在于你的所有角落。”

……

“你是我的信仰,只是我看不见你感受不到你的温度。”

スズム已经疯了。他这么自嘲着。

凌晨3点59。室外气温零上4℃。

他推开了门,寒风汹涌着扑面而来,他很喜欢,最好能让他的神经变得僵硬,让记忆的潮水结冰。

他甚至怀疑自己出现了幻觉。

因为他看见,そらる抱膝坐在他的家门旁,行李箱放在他身边。“そらるさん……?”对方没有任何反应。スズム蹲下身子,听见他有节奏的呼吸,围巾埋住了半张脸,才知道他已经睡着了。

スズム一点点地缩短他们之间的间距,吻上他被风吹得僵硬的脸颊。“スズム……”そらる的声音带着一点鼻音,像是感冒了的样子,“你怎么会在这里?”“这句话应该是我来问そらるさん吧。”心中燃烧着一团无名的火,不知为什么感到有些恼怒,“为什么不进家门?”“スズム的话,肯定锁了门……”“我已经387天没有锁门了。”“嗯。”

そらる拽着スズム的衣领,把他扯到自己面前,把他自己的脸埋在对方的肩上。仍旧贪恋着他身上的温度和气味。

“そらるさん快点进房间吧,外面冷。”“不要,脚麻了不想动。” スズム叹了一口气,一把将恋人横抱起来。“喂!”突然被抱起的そらる在潜意识的驱动下,环绕着スズム的脖颈。

身体陷入柔软的床垫,睡意侵袭着そらる。

“你还没有回答我呢そらるさん?”

“什么……“

“为什么凌晨出现在我家门前?”

“不为…什么……”

“你不说的话,现在我就动手惩罚你了哦!”そらる此时连睁开眼睛的力气都没有,并没有看见狐狸那张笑脸。

“嗯……就是…情人节快乐……“

“那我明天惩罚そらるさん怎么样?”

“好……”

“困。”可惜スズム的耳朵把这句话的最后一个音节过滤出去了。

你在骗谁呢?现在还是1月份。

 

スズム是被太阳的光线刺醒的,身边没有人。

他看见そらる正在阅读他放在抽屉里面的纸张。

“醒了?”

“嗯,そらるさん早!”

“这叠情书是写给谁的?ス.ズ.ム.?”

“别看了,是写给空气的。”

“是吗?”そらる索性把整叠情书拿出来放在桌面上,“如果出版了能有多少稿费?”

“不出版。”“为什么?”

“这种东西只有そらるさん能看,不对。”スズム一秒否定了自己的答案。

“只有スズム的所有物才能看。”スズム翻身下床,双手环抱着そらる的腰,自然而然地用下巴抵着他的肩膀,但是被抱住的人没有任何反应。“看我,そらるさん。”回答自然是默认的否定。

スズム强硬地扳过そらる的脸,让他注视着自己。不由分说地吻上自己日思夜想的唇,毫不费力地用舌头入侵对方的口腔,紧接着没有原因地松开。“怎么?终于想起你没有锁门了?”被亲吻后的そらる说话都感觉软绵绵的。

“不是,现在只是想好好地惩罚そらるさん。忍了整整一年,我也是个男人啊,そらるさん。”

“我可不介意你去外面找人解决你的生理问题。以你说情话的水平,应该不难做到吧。”

“不行。不行的。”

“不是そらる就不行,碰别人的身体之后我一定会洗手洗到脱皮。”

“そらるさん,在你被惩罚到痛昏过去之前我还是要告诉你…”

这个世界唯一一件没有强迫我做的事情

就是爱你

 

End

————————————

谢谢品尝

生日很开心,真的

谢谢大家的祝福


评论(6)
热度(65)
© 透明人間|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