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fusora】共犯者

>AirMonster(精神错乱欢脱向(*>∇<)ノ文不对题x

>部屋生日快乐乐乐乐—— @部屋—啦啦啦啦啦啦啦 

>当你们看到这篇文章的时候我已经不在这里了因为我在军训

>前方高能以及ooc以及少量限制级

 

对于そらる来说,まふまふ是个不折不扣的骗子。

尽管他是自愿被骗的。

学园祭的时候,そらる在女仆咖啡厅遇到了一个很好看的女孩子。白如雪的头发,血红的瞳,头上系着黑白蕾丝还戴着猫耳,裙摆和过膝袜之间露出一小截白皙的大腿,可惜是贫乳。“想要点些什么吗?”声音也很软,带着点俏皮的少女音,本来就是少女嘛。

そらる招招手示意她过来,“可以向你索要电话号码吗?”“当然!”她微笑着答应了,拿起餐桌上摆放整齐的纸巾,在左下角写下一串号码,然后抬眼直视そらる,在他的注视下亲吻了纸巾的右上角,留下一个淡粉色的唇印。

“そらる。请多指教。“他接过纸巾,仔细地叠好放进口袋里。“我叫まふまふ,そらる前辈。”他怔了怔,“啊啊,抱歉,还不习惯别人叫我前辈。”“そらるさん?这样如何?”“很好。”这绝对是そらる在高中第一次主动和女孩子搭话,而且还是个乖巧听话的学妹,不禁嘴角微微上翘。

“そらるさん皮肤好白…”“因为不爱出门。”两个人寒暄了几句,そらる就接到通知老师要他回班帮忙,“那我先走啦,まふ。”“回见。”

他在教室和办公室之间来回跑,等忙碌完的时候,茜色的夕阳已经染红了一半走廊。学园祭夜场正在匆匆忙忙地准备,据说今年有烟火,所以学校各部门都不容许有一丝差错。当然,夜场是没有女仆咖啡厅的。そらる看着人群逐渐向学校的广场走去,如果没记错的话有歌唱比赛,他叹了口气,转身朝着卫生间走去。

“啊呀呀呀解不下来了……”听到声音的そらる加快了脚步,“需要帮忙…吗?”这句话的最后一个音节就像瞬间被戳了一个孔的气球,“まふまふ?!?!”“晚好,そらるさん。”脸上的笑容就像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不,你等等……”强作镇定的そらる后退几步,拉开卫生间的门反复看了几遍,没错,是男厕所。

“まふ…くん?”“はい(*>∇<)ノ”对方一边爽快地应着,一边艰难地把手伸到后背把拉链拉下。“是男生?”“难道そらるさん一直认为我是女孩子?”まふ满怀恶意地加重了“一直”二字。

そらる现在很想很想把眼前这个人直接过肩摔,他咬咬牙,才挤出两个字:“变态……”“彼此彼此呢!帮我拉一下拉链吧。”“哦。”成功好心帮忙之后,他顺手地给了まふ头部一个手刃,若不是まふ比他稍微高了一点点,攻击效果会更明显。“好疼!そらるさん为什么打我?!”“来自学长的怨念。有意见吗?”“没。”

不约而同地静默了几十秒,まふ率先打破僵局,“そらるさん参加今天晚上的歌唱比赛吗?”“不参加,没有伴奏已经来不及准备了。”まふまふ套上制服,说道:“如果我给你伴奏你会参加吗?木吉他伴奏。”“不要,你这个女装癖变态,骗子。”“别这样嘛,まふまふ可是很喜欢そらるさん的……”

最终,まふまふ强硬地扯着そらる去报了名。“你自己想上台怎么不自己上去唱?”そらる不满地碎碎念。まふ拽过他的手,凭着身高的优势凑近他的脸,温暖的鼻息都感受得一清二楚,对方的眼眸倒映着他的红瞳。“因为想听你唱,只想听你唱。まふまふ认识そらるさん好久了尽管你一点感觉都没有。”“好吧,但是你的伴奏敢弹错一个音就过肩摔。” まふ高兴地点头,就像一个得到了糖果的孩子。

他的声音仿佛来自于深海,深海里面还有一片天空,安静得不可思议,一开口,全场都静了下来。まふ的视线时不时从指板移向そらる的侧脸,白得似乎是在发光,唱得很陶醉,安然地闭着眼睛。

歌声停止,起身,鞠躬,在一片掌声之下下台。

两个人都没说一句话,沉浸于刚才一首歌的短暂时光。

这天之后,まふまふ更加频繁地约そらる出门,随之而来的,是そらる柜子里数不清的情书。

都是你的错。他把情书摊开放在他的眼前。

但是そらるさん唱歌明明唱得很开心。他吸了一口果汁,满脸得意。

后来まふまふ很少再约そらる出来。原因很简单,交了一个女朋友。

 

不知不觉已经过了几年,两个人在大学闲的发霉,因为まふ单身,他发霉得更厉害些。

初夏的蝉鸣不厌其烦地聒噪。まふまふ顶着黑眼圈盯着手机上的信息,然后粗暴地拉开窗帘,没错太阳从东边出来的,狠心地掐了自己一把,天哪,是真的。

そらる主动联系まふまふ,并且约他出来,时间是今天晚上,地点是某处的酒吧。他兴奋地握着手机在床上来回打滚,滚了几分钟才坐起来,敲打着手机屏幕的键盘。

“哇哦そらるさん想我了吗?!!!”

“闭嘴。”

まふまふ到达酒吧的时候,そらる看上去已经坐在吧台上很久了,不厌其烦地拒绝了一个又一个男人的搭话,魅力很大嘛。まふ翘起嘴角大步走过去,“抱歉先生,这是我男朋友你可以收回你的手吗?”那人打量了まふ两眼,一脸失望地离开了。

“谁是你男朋友?”そらる咽下一口冰冷的液体,挑眉问眼前的人。

“不要在意这些小细节。说正事吧そらるさん。”まふ坐在他身旁,“怎么了?一脸被甩了的表情。”由于酒精而脸颊泛红的そらる凑近まふまふ的脸,似乎已经喝了不少,“领悟力很强嘛,まふくん……”拉开距离,把脸埋在臂弯里,“我被甩了。”

“哈?”まふ露出难以置信的表情,排着队想当他女朋友的人都不少,居然被甩了?!

“我说,我被甩了。和她在一起两年多,然后把我甩了,过了几天她身旁是另外一个新男友。”

“也就是说,现在的そらるさん走不出失恋的阴影吗?”

“不是。”そらる撑着下巴,另一只手节奏凌乱地敲击着桌面,“就是好生气。恨不得现在就找个比她漂亮身材比她好脾气比她好的女朋友在她面前做爱。”

“我觉得这个主意不错哦!在她面前表现出‘没有你我过得更好’的姿态。”

“如果女朋友有这么容易找你今天也不是单身了,まふまふ同学。”

まふまふ突然间笑了起来,似乎是什么阴谋得逞的笑。“你笑什么笑得那么恶心…”微醺的そらる连说话都没有了底气。“そらるさん是想要报仇吧!”“别说报仇那么难听,只是小小的报复。”“大魔法师まふまふ帮你!!!“

“你会这么好心吗?说吧你想要什么?”

我们就像是共犯者,给予了双方利益,开心地笑着,

谋划着我们的

恶作剧。

“そらるさん当我一个月的男朋友吧。”

“成交。”

まふ凑近そらる的耳边说着什么,炽热的吐息和具有诱惑力的声音不断放大。

语毕,毫无防备的そらる感到唇上一阵温热,反应过来的时候已经被松开。“你干什么啊!“脸霎时红了起来。“现在开始生效哦,そらるさん。”

估计占到便宜的是まふまふ。

 

“久等啦そらるさん!!!”

到了约定的日子,まふまふ如同往常那样姗姗来迟。虽然是按照计划来,但是そらる对今天まふ的装扮有些吃惊。

确确实实是女装,女子高中生的制服,也就是水手服,并不会凸显身材,但是却显得很可爱。短裙和及膝袜之间的……“そらるさん今天也盯着まふ的绝对领域看呢,上次也是。”“现在看了一眼已经不想看第二眼了珍惜机会。”说着,有些恼怒地朝着目的地走去。“啊啊そらるさん!咳咳……”意识到自己的声线不对,まふ清了几下嗓子,换上少女声线,“等等我啊そらるさん。”快步跟上前面的人,亲昵地牵着他的手。

当时脑子一热就答应他了。绝对,绝对是喝多了。

总之晚上回まふ家路上,两个人一边走一边笑得像疯子。平常很少笑的そらる,此时此刻笑声就像猫叫一样。

“そらるさん看到那女人的表情了吗?哈哈哈哈太滑稽了。”

まふまふ十分“不小心”地把一杯廉价冻奶茶倒在她的身上,“啊啊啊对不起我给你擦擦吧!”そらる揉着まふ的白发轻笑着说:“抱歉,我的女朋友有点蠢。“顿了一顿,对身旁“认真”找纸巾的まふ说道:“まふちゃん,这是我的前女友……”“诶就是你把そらるさん甩了?!”

“呵,因为,因为他根本配不上我。”即使分手了她丝毫没有给そらる一点面子。

“大婶你在瞎说什么呢?”まふまふ人畜无害地眨着眼睛,软绵绵的女孩子声线似乎带着攻击力,“明明是你配不上そらるさん!”“哈?你说……”“大婶你太没有礼貌了まふ还没说完呢!你看你又老又残发型还超没品位声音像鸭叫指甲油选了个又骚又老套的颜色眼睛没那么大就不要戴美瞳你照照镜子你到底哪里配得上そらるさん!!!”语毕,まふまふ满面春风地扬着头。

然后女人在他们辛苦地憋笑时匆匆离开。

“そらるさん开心吗?”对方点点头,“那まふ来索要奖励了。”说完用唇摩挲着そらる的唇瓣。“唔……等等……”そらる反应很迅速,把まふまふ推开了。

“对不起。”“为什么无端端道歉?”

“我好像没有问过そらる是否愿意当我男朋友这件事,所以……”

“一个月。”

“诶?”

“给你一个月时间。”来拿走我的心。

喜出望外的まふ,红瞳里似乎透着火光,“真的吗?”

既然我们是共犯者,共同犯罪,不了解对方怎么行?

或许当初答应他的时候就已经沦陷了。

一个月时间,绰绰有余。

“也就是说……对そらるさん做什么都可以吗?”

“你想干什么?”

まふまふ眨眨眼睛,手放在そらる的额头上,“没发烧啊。”

“我当然没发烧。”

“そらるさん居然默认了,是在做梦吧。”他移开视线,小声地碎碎念。そらる“啧”了一声,打掉了放在他额头上不动的手,顺势掐着对方的脸。“哇好疼!……不是梦啊。”

“不是,不疼的话要不要再来一下。”

“免了吧。对そらるさん做什么都可以吗?包括色色的事情。”

“去死。”狠狠地朝着腹部一个手刃,脸却已经红得不像话。

“那我们回家吧,そらるさん。”忍痛露出一个灿烂的笑容,“不要用少女音和我说话很恶心。”

“そらるさん,我喜欢你!”“滚。”

回家之前还顺路去了居酒屋办一个小型庆功宴,在酒精的作用下,两个人一对视就傻笑。要是再笑大声点可能就要被举报扰民了。

“まふ…まふまふ!“连喊对方名字的语调都变得古怪,“在!”

“晚——安……”“诶?!喂!!”重心不稳的そらる朝着土地母亲倒去,辛亏最终只是不偏不倚地靠在まふ的怀里。犯规。他咽了口唾液,轻声喊着他的名字,“そらるさん?”回应他的只有平稳的呼吸声。自顾自地睡着了吗?!轻轻摇晃了几下,也没有醒。

まふまふ只好黑着脸妥协。他背对着そらる,让对方的手环过自己的脖子,咬咬牙托着他的大腿,把他背了起来。“好重……”

他庆幸着巷子里面已经没有什么人,还好是在巷子里,不然的话路人看见一个穿着制服的“女孩子”背着一个男生,会怎么想?估计明日推特头条【吃鲸!怪力女子高生背男友回家】,想想都觉得可怕。

そらる睡得很安稳,甚至让まふ想要屏住呼吸听对方的心跳。

注定是不安宁的夜晚。

我的心好痛biubiu 密码:magurolove


End.

 

———————— 

谢谢品尝

写了很烂的肉

我好困

部屋我爱你


评论(9)
热度(79)
© 透明人間|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