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sora】Three.七宗罪【傲慢】

By Air x 啊喬
-七宗罪系列
-S!Nsora
-請勿代入三次元 ooc慎入

我親愛的國王大人
如果被你的愚民看到你這幅模樣…
呀,不要用這樣的眼神看著我
王座之下那個傲慢的你
是我的獵物

-

秋天。車輛與人流在大街小巷中穿行,灰白得沒有一點生機,電線桿上的烏鴉嘎嘎地叫嚷。

城市的每一天都是這樣,與季節無關。

唯一與季節扯得上關係的,就是驟降的溫度,以及因為換季而被殺個措手不及的人類。

“阿嚏!”

S!N就是這些人類里的其中之一。

若是放在別的季節,這位變態先生的第一反應肯定是:“有人想我了。”

現在偏偏是秋天,他甚至來不及咒罵一句,便又打了一個噴嚏。他把手放在自己的額頭上,嗯,有點發燙。他覺得自己的步伐比以往都要緩慢,萬一加快速度然後突然倒下怎麼辦?

S!N對於醫院的看法,處於喜歡與討厭之間,這取決與醫生護士的性別以及顏值。

“先生,請到那邊掛號,然後到右手邊的前台量體溫。”
說話的是一位年輕的護士小姐。“哦?你看得出來我在發燒?”“因為你手腳沒斷。”可惜說話讓人感到不快。

讓他感到更不快的就是,體溫的結果是,39.8度。而且写在病历上的数字,好丑。

這意味著這幾天都不可能上街勾搭妹子了。
“下一個,S!Nさん。”

站在诊室外的護士喊了他的名字,S!N昏昏沉沉地抬頭吃力地支撐起身子,但是在他走進診室的那一秒鐘,他清醒了不少。

“早安,S!Nくん,請坐。”

聲音帶著幾分慵懶,但是卻沒有掩蓋住溫柔。
那個人被窗外透進來的陽光包圍著,和普通的醫生一樣穿著白大褂,烏黑的頭髮略微卷曲,脖頸露出的皮膚白皙得不可思議,還有一雙倒映天空的眼睛,虽然看起来已经疲惫得不想睁开,黑眼圈也很明显。

S!N上下打量著這個人,咽了一口唾液。

想要佔有。

S!N的視線移到他胸前掛著的牌子,“そらる…さん?”名字也有天空的感觉。

“你先坐下吧…”S!N这才发觉自己已经很没礼貌地盯了一个初次见面的人很久,干笑两声乖乖坐下。

“烧得不轻啊,S!Nくん。”そらる看着病历上写着的数字,笔杆在手指间来回旋转,“平常很少发烧吗?”“是的。”

如果是你给我看的话,天天发烧都不成问题。
常规地问了几句后,そらる熟练地在电脑上敲了几个S!N念都念不顺的名字。

打印机“嗞嗞”地发出声响,不一会儿那张滚烫的纸到了自己手上。“待会先去打一针,然后回家按时吃药,如果三天后还是没退烧或者有不良反应的话再来复诊。”“哦哦,好。”
S!N拿过纸,正想走出诊室,又好像想起什么回头看了一眼。“怎么了吗?”“没什么…そらるさん的眼睛真好看。”“哦。”真是冷漠的回应……

S!N的直觉告诉他他还会再次见到そらる。他的直觉是对的

他只是没想到会以这样的一种方式,而且是在这样的一个场合。

“S!N,一起出去玩啊!“”好啊。“

虽然只是认识不久的友人,但是对于已经闷在家里两天的S!N,无论是谁的邀请都等同于救赎,所以他想都没想就一口答应了。

好在自己的友人还是挺懂,把他带去了一间地处偏僻的夜店。

灯红酒绿的热闹街道宣布着绵长夜晚的开始,当然,真正的城市生活也是这个时间才开始。
说到偏僻,是因为夜店处在闹市区的边缘,只要再往前两步就是安静得如同死去的住宅区。当然你也不知道住宅区里的某栋房子会不会传出一些奇怪的声音。

“因为这里有熟人啊。“友人这么解释道,”S!Nくん好好享受这个夜晚吧,玩到尽兴为止反正我只负责带你来。“”噢,那么祝你玩得开心,别搞大谁的肚子就好。“

话还没有说完,友人就已经走进了人群。真着急啊欲求不满了吧。

S!N漫无目的地大量着周围的人和物,目标当然是可爱的女孩子。但是当他的视线移动到二楼,就无法再移开了。

そらる?!!

那个人坐在一张雕饰华丽的椅子上,看上去就像是王座,一手随意地支在把手上撑着头,另一只手正摇晃着高脚杯里血红的酒。

S!N忍不住向前走两步,两个人的距离近了不少。他整齐地穿着西装,披着红色的披风,头上还戴着皇冠。

S!N很确信自己没有认错人,尽管那个人没有戴口罩。微翘的卷发,透着慵懒的蓝色眼睛,眼角抹了一点红色眼影,一副傲慢的表情,看起来就像一只高傲的猫。

S!N决定用起自己的搭讪技能,他拍了拍一个穿着红色吊带裙的女人的肩,“你好,打扰一下,美丽的小姐。“他顿了一顿,”你知道那个坐在二楼的人吗?“

“嗯知道,在这间夜店里的人谁不知道他?“女人灌了一口酒,”他是这里的,【国王】“她刻意地强调了“国王”二字。“【国王】?什么意思?”

女人的脸红了一下,不知道是不是酒精的原因,她轻笑两下:“在这里工作的人都是来寻找快感的,这是,晚上的工作。所谓【国王】,是做SM的……你知道的,现在的年轻人都喜欢刺激。“你不也很年轻吗?”S!N露出了一个招牌式微笑。“大概?”女人耸了耸肩,“去找那些年轻的小妹妹玩吧,不要把大好晚上耗在我身上。”

S!N知道这句话的实际意思是:“我今天自斟自饮你滚边去。”

【国王】…吗?

“国王大人,今晚可以继续鞭打我吗?”闻声的S!N转身看过去,一个男人跪在そらる面前,声音带着哀求,但そらる甚至扫都没有扫他一眼,依旧表情傲慢地看着在杯底打转的酒。他眯了眯眼睛,张口说道:“不要。你上次的表现,太、差、劲、了。”“我……我可以,加钱…”“我是这里的国王,我说了算。”
什么情况……?

“哦,小弟弟,我忘记告诉你了。”那个女人的声音从背后响起,“【国王】绝对是这间店里最傲慢当然也是最奇怪的人。他不接他不感兴趣的客人,给再多的钱也不接。我还知道他的秘密……不过,请我喝酒怎么样?”女人勾起了嘴角。“好。服务生,再来一瓶酒。”“不错嘛,够爽快。”女人又给自己倒了一杯酒,金黄的酒液旋转,冰块叮咚作响。“【国王】这个人,其实禁欲。”“啊?可是……”“别打断我!唔…反正他只会SM别人,从来不和别人上床。而且呀……”女人微笑着拿起另外一个酒杯倒酒,推到S!N面前,“他是个很容易脸红的人,当然在执行的时候不会。”

S!N转着酒杯,微笑着:“小姐你可知道得真多。”“那当然,我是这里的老板呀。”
听到这句话的一瞬间,S!N的笑脸凝固了,因为不知道应该露出什么样的表情。“我还以为夜店的老板都是阔气的恶心男人。”“是你玩夜店太少了,小弟弟。”“那个……我可以知道【国王】的本名吗?”女人手中的酒杯已经空空如也,她舔了舔着杯子边缘,“很抱歉,无可奉告。如果你有兴趣或者有性趣,你可以去直接问。但是我很难保证你的人身安全。”“哦,是吗?”

S!N再次望向那边的时候,そらる已经不见了踪影。自己的态度算是喜欢吗?还是说,是觉得有趣才会在意。

不知过了多久,一个走路姿势极为别扭的男人从二楼走了下来,但是表情却是一本满足的样子,他念念不舍地朝王座的方向望去。そらる此时也回到了座位,眼神充满了傲慢和鄙夷,“嘁。”当然还有厌恶。

那个男人的脖颈还留着项圈一样的痕迹,手也是伤痕累累。

S!N抿了抿唇,抬头惊讶地发现そらる在盯着他看,那样的傲慢,让S!N不禁觉得被盯得发寒。

真是讨厌啊,那样傲慢的国王大人。
好想狠狠地欺负他,想得发疯。
把你傲慢的棱角,全部磨平。

一天后。S!N不得不再去一次医院。
尽管并没有发烧,但是身体有些过敏。去医院并没什么不好的,他这么告诉自己。

“下一个,S!Nさん。”

“S!Nくん…是你啊。”此时此刻的そらる比S!N上次见到的模样更加疲倦。“对啊,是我。そらるさん有什么不满的吗?”

“有。”そらる揉了揉眼睛,继续说道:“那天你看到我了吧。”

“也看到那个伤痕累累的男人了吧。”
S!N点点头。

他不知道口罩之下的そらる会是什么样的表情,但是他的眼神还带着未褪去的傲慢。
“如果是S!Nくん的话大概可以给你打个折。”
S!N的眼神暗了暗,声音沙哑着:“我对【国王】没兴趣,但是对そらるさん有兴趣。你也对我感兴趣的吧,不然你也不会默认我想当你的客人。”

“哈,那个女人告诉你不少东西啊……愚民。“

「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為,國王先生?」饒有興致的湊到そらる耳邊,用牙齒咬住口罩帶的邊緣扯出來,唯一的阻隔已經被輕易而居的掃了下來。

「我放工後所做的一切又和你有什麼關係呢?我在這裏的職業就是醫生,如果你不是看病的話就請你出去。」
そらる翹起腳將病歷表放到大腿上逐一翻頁,表情看似是毫不歡迎這位客人,當然事實也是如此。

「酒吧見。」不想自討沒趣的S!N留下了一句話就走出門口,看不看病對他來說已經不在意了,反正本身來的目的就不是看病。


被一大片霓虹燈包圍的酒吧,煙酒味混合著一絲色情的味道衝擊每個吧中的人。
感覺一打開門就能進入另一個世界,可以撇開工作的煩惱、撇開愛情、所有事情將煙消雲散,享受這一切。

S!N搖晃了一下杯中的酒液,緩緩舉起湊到嘴唇邊,唇貼緊杯緣,慢慢將液體灌進喉嚨,嘴裡可以品嚐到絲絲甘甜。

「國王來了!」

不知道哪邊的人群先開始起鬨,酒吧的氣氛似乎伴著國王逐漸來臨的氣場而受感染。

慢慢步行下樓的そらる大概是想走向S!N,至少S!N是這樣想的。

「國王大人,今晚來陪我如何?」

「抱歉。」

「你無權拒絕。」

這個人的脾氣真是令人猜不透,國王既然叫得國王當然能拒絕任何人。そらる正想翻個白眼給這個人然後邁步去台中央的同時,S!N開口了。

「既然女王大人您如此高高在上,那為何不彎起腳趾勾起我的下巴,用那傲慢的餘光昂高頭瞄著我,命令我狠狠地將你上了,命令我讓你達到最高潮呢?」

他算是在挑撥嗎?

「那麽,請下令吧,我至高無上的女王。」

-

理智和瘋狂之間只隔一條線之差,倘若控制理智的那根線斷掉了,就會釋放出瘋狂……包括了什麼?例如,性慾。

那麼,你聽到了嗎?

啪。

線斷掉了。

用拇指將對方的嘴巴強制打開,濃烈的潤唇膏味與為了應酬工作而抹上的唇彩一起混進口水裡面互相推進對方的口腔,一秒鐘都不想停。

這個人眼尾塗上了輕微的丹紅眼影配上獨特的眼神簡直是殺死人……無論男女。

這一吻在S!N換動作的時候劃上句號。

他用手扯著そらる的頭髮,好好欣賞國王大人的媚態。

「國王大人,終於肯拜倒在我身下了嗎?」

「悉隨尊便。」

「哈……」


釋放了,瘋狂,還有性慾。

啪。

這次聽到了嗎?

评论(5)
热度(51)
  1. 一大碗喬透明人間 转载了此文字
© 透明人間|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