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zusora】孤独患者

>AirMonster


>暗恋病症八题 ——幻听


 


活像个孤独患者自我拉扯


 


家的成分是79平方米的孤独和1平方米的我。


耳边的杂音是60下心跳和挣扎的叫喊。


如同普通的东京民宅,两层楼遮风挡雨的地方,是スズム的父母出国前送给他的唯一一份礼物,带有一个小小的花园,不会说话的花花草草,还有满溢出来的孤独。


时间正值12月初,柏油地面上已经有了一层薄薄的积雪,掉光了树叶的枝干就像是世界的裂痕,被单调黑白和线条填充的冬。


スズム的大半张脸都埋在厚厚的围巾里,他的走路速度异常的快,与什么紧急事件没有半毛钱关系,只是单纯而可笑的取暖方式。这天是星期六,作为一个大学生,此时此刻他已经闲得快要发霉。


他停下脚步,推开玻璃门,清脆的风铃作响。


“早上好,スズムくん。”突如其来的温差正好比是灼烧,空气中悬浮着奶茶的甜腻气味和花香,墙壁上的木质复古时钟显示已经是八点整,钟摆搅动着冬天中最美好的生命的气息。“早啊,学姐。”花店的主人是スズム一个已经毕业的学姐,栗色的长发恰好过肩,如果她换个职业,スズム认为是女汉子才能干的工作,比如水管工。


理所当然,这种话他不会说出口,他不是来调侃的客人,而是来这里打工的普通大学生。


“学姐,今天有什么任务吗?”“我看看哦…”她放下手中的奶茶,从抽屉里抽出一本轻松熊封面的小本子,“好像并没有花束需要送,那スズムくん在有阳光的时候让花出去晒晒太阳吧。然后是……”她抿了抿唇,欲言又止。“怎么了?”挂着招牌狐狸微笑的スズム歪了歪头。


“スズムくん在情人节有约吗?”


“没有。怎么,你想约我?”补充上了调侃的疑问句。


“才没有这样的事!情人节那天可能会很忙,早上你得去送花,晚上的话你要看店……可以吗?”“完全没问题!学姐去和男朋友好好约会吧。比起这个有没有加班费?”“没有。送你一盒巧克力吧可怜你单身…”“不用了谢谢!“


左右摆动的钟摆有些晃眼。


直到10点多的时候,街道上才铺上了一层单薄的淡黄,温度微弱得无法中和寒冷的阳光。玫瑰和百合花整齐地排列在花店门口,与沾染灰尘的雪,隔街相望。堆满笑容地说着“欢迎光临”,买花的人总是不多不少,无非是新店开张办个婚礼,或者买束玫瑰哄哄情人,廉价而又短暂的消耗品。


“スズムくん辛苦啦,明天见。”“嗯,明天见。”


转身看到了黑如浓墨的夜空,夕阳的暖红色早已被吞噬。街道上的人少得可怜,只有两排路灯拥着心脏空洞的孤独患者。


他听见了来自去年冬天的声音。


“啊……别跑,哈啊,快点回来!“


下一秒,一个黑白团子冲到自己的脚旁,スズム下意识地抱起,是只小猫,喵喵地叫着想要挣脱他的手。所以说在后面追它的是它的主人?他抬头定睛打量着眼前的人。皮肤很白,在灯的照射下几乎是病态的苍白,他正不可抑制地喘气,脸颊泛红。“先生,是你的猫吗?”“嗯……谢谢,它突然就跑出家门…我,我追不上……”对方接过自己手中的猫咪,抱在怀里,小猫抬头用鼻尖轻蹭他的下巴。


“你住这里附近吗?”“嗯。”


“一起走吧。”


最终スズム发现这个人是他的邻居。


“诶?!……我叫スズム,请多指教。”“そらる。”


一分钟后,スズム回到了家里,呆在一平方米的角落。


室内的暖气开得很足,即便如此还是冷。


他不知道自己到底坐了多久,然而指尖仍然冰冷。


不知所措的スズム,只好拥抱自己。


最终他抱起了自己的吉他,熟练地调音,夹上变调夹,翻了半天都没有找到合心意的谱子,直到决定弹一首老得泛着岁月光辉的情歌。一遍又一遍,根本没有生厌的道理,尽管是简单的调子,俗套的歌词,暧昧的情话娓娓道来,节奏缓慢得几乎想要入睡。


房间里面只剩下吉他的声音,附近的某人正在哼唱这首泛黄的歌,スズム好奇这个人会是谁。他放下吉他推开了窗户,如果他没记错的话房间的窗户应该正对着そらる家的阳台……是的他没记错,そらる一手搭着阳台的栏杆,另一手撑着头,正好对上自己的视线。


スズム舔了舔干裂的嘴唇,尴尬地微笑着挤出几个字:“晚上好,そらるさん。”“嗯,晚上好。”说完他便转身回到房间。谁会大冬天在阳台傻站着呢?


哪怕是只有几秒钟也会感到满足。


如此的夜晚,不厌其烦地一遍遍重演。スズム拨着弦,不在自己身边的人在哼唱着,他还不能确定唱歌的是否是そらる,但这是他所愿的。


他用各种途径获得そらる的联系方式,这个人闯进了スズム的小世界,于是,他不可控地挣脱自己所处的角落,无形的冰冷枷锁碎裂的声音。


“スズム……”


他渐渐开始听到そらる喊他的声音,好几次匆忙地推开了窗,却只有急忙窜进房间的冷空气。幻听了吗?


是的,只可能是幻听了吧。


 


于是时间翻滚着来到了今年的这一分这一秒。


这两个人一直以来的唯一一次谈话,仅仅持续了10分钟。


スズム捏着手中的信件,在そらる家门前犹豫再三才按响了门铃。


“スズム。”“はい?”


又来了吗……该死。


但是他的家门好死不死就在这个时候开了,他依旧挂着疲惫的眼圈,见到这个陌生而又熟悉的邻居,墨蓝色的眼眸底下流过一束细微的光。


“早上好,そらるさん。”说着露出平和得看不出僵硬的微笑。


“早,スズムくん。“


“那个,そらるさん的信件放到我那边的信箱了,给。”他捏着信件的一角,递到そらる眼前。“谢谢,麻烦了。”


触到了他冰凉的指尖。


“那我先走了,回见。”“再见。”


平淡,拘谨,スズム已经习惯了这种交往方式,只有这一次,就像从水里捞起的鱼那样想要挣脱。“什么啊!”“什么啊!!”“你在做什么啊!!!”身体里面的细胞惶恐地叫嚣,如此活着只是更加、更加地迷茫了。


“スズム……”一滴零上4度的水珠落在他的后颈,时急时缓地沿着脊椎滑下,惊醒了全身麻木的神经。


“呐,そらるさん。” スズム站在空无一人的街道上,垂眼望着新落下的雪,每一个微不足道的音节,都带着雾气。


“スズム。”


“我喜欢你吗?”


“スズム。”


“作为一个可悲的孤独患者,如果可以的话……”


“スズム。”


“我会说我喜欢你的……吧,大概?”


“スズム……”


请不要停下来了,拜托。


 


“スズム!スズムくん!!“


“啊…….什么?”盲目飞来飞去的思绪一瞬间全部被抓了回来,他空洞的眼神突然间又被填满。


“叫你很多次了啊,スズム总是走神……是不是恋爱了?”


“没有。”“有的。”


“男的。”スズム说出来之后不禁咬了咬牙。“有什么关系吗?”她不为其然地马上接了话,“不是每一个人都可以填补一个人内心的空缺,那个人在任何时间、任何地点,根本不用论是个什么样的人。”


“顺便提醒你一句,”她顿了一顿,“后天就是情人节了哦。”


“如果恋上却不曾告知,谁会知。对吧。”


 


スズム不记得那个晚上喝了多少杯黑咖啡,马克杯底部留下的褐色痕迹,怎么洗也洗不掉了,就像他自己无法自拔的暗恋。他几乎在小花园里度过了漫长的夜晚,花坛里血色的野玫瑰,张开她细小的叶片,一点一点的雪花粘在花瓣上。


打着昏黄的灯,スズム提着一把小刀,削掉玫瑰尖锐的高傲。只是卑微的暗恋罢了,哪里来的傲气。冷空气冻得他的手几乎麻木,或许是件好事,手心流淌着一丝血液,却没有了痛感。


大约是深夜2点,遥远的夜空闪烁着两三点星星。


手机屏幕亮起又暗下,亮起,暗下。スズム眯眼看了看,是そらる的消息推送。


“还没有睡吗?已经很晚了诶!“就这么秒回了。


“你不也是吗?”


スズム笑着后退坐在台阶上,大概笑得有点傻,紧绷的大腿已经发麻。他偏过头,引入眼帘的是近在咫尺的微弱光芒,他明知道是抓不住的,却还是伸出了手。那个房间里的人,令他从漆黑的孤独中探出了头,一生都不会再有这种渴望了。尽管血流不止,想要冲破这样的暗恋。


“スズム。”


“我听到了哦。”


“スズム!“


“是我内心的声音,对吧。“尽管声线是你的呢。


他抓紧了拳头,掌心的伤口再一次渗出血丝。但是已经没关系了啊。


只是自己在撕咬着自己。


真实存在着的痛感,都被虚假的幸福掩盖去了。


 


“情人节快乐,そらるさん!”


“这么突然很抱歉,但是我喜欢你哦,そらるさん……”


在内心写好一堆台词的告白,最终只剩下那么两句,果然懦弱的我不该得到任何的爱。他垂眼,不敢看眼前令自己心跳加速的人,和他惊愕的表情。スズム轻笑了两下,把手中一束玫瑰送到そらる手里。“请收下……给点水还是可以持续开放的。”


好想逃跑。


“抱歉,そらるさん。打扰了,当笑话也没关系的。”假装淡然地转身,朝家的反方向走去,脚步越来越快,在路的尽头开始跑起来。


我在干什么……在干什么啊……


“スズム!”对不起,也是幻听吧。


“スズム你跑什么啊!!”


快点结束吧,这样的暗恋。


落下的不是雪,而是漫天的星辰,不断不断地砸在心脏上。身体越发沉重,眩晕。スズム想起几个小时前来到花店里买花的人们,脸上洋溢着的笑容,哪会像自己这样的狼狈啊。好羡慕。


“スズム……等等啊……”伴随着喘气的声音。


幻听?不够,如果幻觉会更好吧。スズム笑着转过身,望着眼前模糊的身影。幻觉应该可以持续久一点的,但是……好晕。


地上的积雪因为突然落下的重量而被弹起。


 


请让我和你分享这份孤独吧。


 


“喵呜?”有什么毛茸茸的东西蹭着自己的脸。


“嘘,不要吵醒他了。”额头上贴着凉凉的退烧贴。小时候好像很喜欢发烧,这样的话就会有人陪在自己身边了,尽管会给别人带来麻烦啊。スズム挣扎着睁开了眼睛。


“そらる?”“……”眼前的人只是盯着自己,眼眸里面流动着浑浊的墨蓝色。“是幻觉啊……”自己躺在陌生的沙发上,视线从坐在身旁的人转向了空白的天花板。“幻觉呢……但是好幸福,幸福得快要死了……”


一只冰冷的手突然掐住了自己的脖子,力度不轻不重,几秒种后便松开了,“不是幻觉,疼吗?”“嗯,そらるさん。”“突然间傻笑什么啊!脑子烧坏了吗?”そらる偏过头,脸颊上飘着红晕。


“我问你,手怎么回事。”对方抓起自己的手,把伤痕累累的掌心放在自己面前。“被玫瑰刺伤了而已。”“所以那束玫瑰没有刺的原因就是这个吧……”


“不过,如果可以抓住你的话,”スズム反手拉过そらる的手,亲吻他的指尖,“再被刺伤也无所谓了,多少遍都可以。”


“真的很对不起,这么突然就告白,我对你一无所知……可以和我在一起吗?”


“不要仗着病人的身份对我说这种话!“


“脉搏比刚才快了一点。”


“对于孤独的我,懦弱的我,能够喜欢上そらるさん真的太好了。”说着安详地闭上眼睛。“喂!不要睡,给我起来!!!”


“そらる亲亲我我就起来。”


“别起来了!混蛋!”


 


请对我说“喜欢你”


这样我才会知道,我这样的“孤独患者”


被拯救了


那个窄小的空间,再也不能束缚我了


所以今天对你的喜欢,比昨天的要多一些


 


End


我在写什么……


烧烤节快乐【土下座


写得,真,烂,啊



评论(18)
热度(55)
© 透明人間|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