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凛泉】猫中毒

>AirMonster

>初次尝试这对cp 如果写得不好还请…不 直接揍我好了

>ooc慎入 

 

  我喜欢猫,猫不喜欢我。

  猫还是爱玻璃缸里的小黄鱼,喜欢独处,爪下不留情,嘴上不饶人。

  他把我抓伤了。

  而我强迫自己接受“爱会带来沉重的疼痛”这个说法,好痛。

 

  又是夏天了。

  朔间凛月不得不睁开双眼,他没能早些发觉,在树下的草丛睡觉已经是一件难事了,他伸手挡住了绿叶间漏下的阳光,艰难地坐起身。气温逐日上升,耳边开始响起初夏的蝉鸣,生涩断续的鸣叫扰得人心烦,快点来场大雨让它们闭嘴吧。

  “拜托你不要总是缠着他,他很困扰了。”

  好吵。凛月听出是真绪的声音,转头便看到了两个在交谈的人,“ま~く……”还没等叫出完整的名字,他就安静地闭上了嘴,本来想着让真绪把自己背回去,但是与真绪交谈的人是,濑名泉。

  “——”

  凛月听不见那边灰发的男人说了什么,只是大脑回荡着尖锐的鸣叫,什么也听不见。

  那个叫濑名泉的家伙,喜欢隔壁班黄色头发戴着眼镜的小毛孩,他们很早就认识了,鸣上岚也知道。作为职业模特,或许笨蛋小孩更讨人喜爱,警戒能力极低又听话,像被人摆弄的玩偶一样;相较之下,濑名泉那副高傲得不把任何人放在眼里的模样,更像必须要保持一定距离的艺术品,近看可能就要失望了,那颗残缺的心脏,只要再靠近一些就能看到崩掉一角的灵魂。

  第一次见到他的时候,着实是被那双浅蓝色的眼睛吸引了,那是一种安静的颜色,让人想起夏至的天空,远处的海。之所以这么联想,或许当时就意识到他们之间遥不可及的距离了,心脏的距离,不是指肉体。出乎意料地与他进入同一个队伍,和他一起卖力地演出,挥洒出去的汗水,烙在肉体上的疼痛,一点一点把记忆堆砌起来,直到某天,凛月意识到自己对濑名泉的感情,远远没有朋友这么简单。

  凛月总爱从背后咬上泉的肩膀,而泉只会不满地抱怨几句放任自己的行动,“你们两个,真是亲密啊。”每当鸣上岚看到这样的场景,总会做出与此相仿的评价。他的血液就像毒药一样,至于那些忍着疼痛的闷哼,听上去和猫咪呼噜呼噜的感叹没什么两样。

  他对这只猫中毒了。

  因为做了出格的事情,被他狠狠推开了。带着被吵醒而恼火的起床气,在只有两个人的活动室里,一手揽住他的腰,一手按着他的头,咬上他柔软的嘴唇,也许是太过用力,交缠在一起的亲吻让血腥味绽放在彼此的舌尖,甜腻的电流穿过神经直冲大脑。凛月已经没法思考更多复杂的事情,用宣誓所有权的方法,霸占不属于任何人的泉。拉开距离的一刹那,凛月往后踉跄了几步,眼前的人脸色绯红地发出诱人的喘息,发着光的眼睛里蒙上一层水雾。

  “くまくん,醒醒!”

  好安静,太安静了。凛月内心里逐渐升起莫名其妙的恐惧,这种恐惧不是没有道理的,下一秒,他看着泉一步一步地走了出去,连头都没有回,他没有了上前追去的勇气。凛月瘫坐在地上,用手背挡住自己的视线,听着自己尚未平复的心跳,回味着刚才那般柔软的触感,怎么办,没法挽回了吧。

  在凛月意料之内,濑名泉当作什么都没发生的样子,每天滚动循环的日常,也没人看出来有哪里不对劲,事实上也没有。

  “凛月ちゃん。”

“凛月ちゃん!!!”鸣上岚伸手在凛月眼前晃了几下。

“怎么了?”

“一直在走神啊,睡眠时间也没有以前长了……”

“是吗?”

“和泉ちゃん是不是发生了什么?”

岚绝对是看出来了,两人之间忽然拉开的距离,凛月没再对泉的肩膀下手,对话调侃也少了。

怕被揭穿似地竭力反驳。

“没、没有啊。”在对方开口继续问下去之前,凛月率先打断了对话,“我…去一下保健室。”

 

“所以说,くまくん一直没有回教室?”

“嘛……说不定在哪个角落睡着了。泉ちゃん在意的话,不如自己去找他?”

 

猫是很怕寂寞的。

 

“くまくん,你在这里偷懒吗?”濑名泉轻轻推开了图书室的门,随着吱呀一声,茜色的夕阳透过窗户全数落在他身上,温暖的颜色染红他的发丝,尽管是无法耀眼的光芒,泉还是下意识地眯了眯眼睛。穿过一排排书架,他发现朔间凛月正靠着窗旁的角落,头上盖着一本书,似乎是用来挡住碍眼的光。    
  泉叹了一口气,伸手拿下那本书,“超~烦人,喂,又睡着了吗?”指尖触碰到书本的那一瞬间,手腕突地被抓住了,突如其来的力度让濑名往后缩了几分。

“セッちゃん,我醒着哦。”凛月的声音带着戏谑的笑意,稍稍坐直了身子,失去支撑的书本在重力作用下落到地上。“你在这里干什……”眼前的景象硬生生地截断了泉的话语,大脑飞快地转动出一片空白,眼前除了那双通透得似乎能看穿一切的红瞳之外,还有发间出现的耳朵——猫咪那种毛绒绒的耳朵,漆黑的耳廓里面还有白色的绒毛。

“想摸一下吗?”没给泉足够的反应时间,凛月就扯过他的手,轻轻搭在猫耳上。软绵绵的触感实在让人难以放手,濑名泉骨节分明的手指轻轻夹住耳朵的根部,再往耳边抚去。为了表达对那种小心翼翼抚摸的不满,凛月干脆抬起头来回蹭过他的手掌心,略微眯起眼睛看眼前那人的反应,安心而缓慢地呼吸着,以此拉长时间的长度。

“等等,你就不打算解释一下怎么回事吗?”

“我要怎么解释啊,醒来就变成这样了。”

“好麻烦,被诅咒了吧。”

“被猫抓伤了,说不定是感染了猫病毒。”

真的不是被烧坏脑袋了吗?

“怎么,今天不去追那孩子了?”

眼神瞬间变得黯淡了。果然还是在意他吧。他眼睛里蓝色的海洋,凛月从一开始触碰,就再也没能停止下沉,冰冷得几乎让人失去知觉,不过那样或许挺好,在那片水域里安眠,便能清晰听到他的心跳了。

“吵死了。”

“那就不说这个了。セッちゃん能收留我一晚吗?”

什么啊,为什么用那样的眼神看我。

平日所见的慵懒一扫而空,血红色的眼睛没有任何复杂的污秽,纯粹透彻地导引了泉的身影,心脏莫名其妙地加快了跳动的速度。不知道听谁说的,与吸血鬼对上视线便会慢慢沦陷。他不是第一次像这样看凛月的眼睛,他睁眼时的迷茫,消沉时的失望,还有凑到自己面前的那副认真的眼神,完全没法移开视线啊,更没法将他看做一个后辈。更何况……

“拜托了喵。”

 

濑名泉是真的不吃晚饭的,一边抱怨着麻烦死了之类的话,一边给凛月做了一人份的晚餐。连续问了几次“真的不吃吗”,凛月都看着他摇了头。

泉就窝在沙发里,看着电视里无数遍重复的新闻。最开始凛月还只是坐在他的身旁,过了几分钟,他便自顾自地享受起了未经应允的膝枕,转换成侧身的姿势,耳尖有意无意地蹭过那人的小腹。感谢全世界,泉并没有无动于衷,稍微迟疑了一会儿后伸手摸了摸凛月的猫耳。

太过幸福了,凛月感觉自己都快要高兴得举起尾巴了。

等等,什么时候连尾巴也长出来了?!

他用眼睛的余光偷瞄濑名泉的眼睛,明显看出来在尽力保持镇定,“为什么连尾巴也长出来了啊……”“说不定我要变成猫了呢。”像你一样。

不管怎么想也是泉更像猫一点,不知不觉视线与他交汇在一起,在他的眼睛里没能看见丝毫波动。于是凛月扭过头,让他的手压在自己的脖子上,用嘴唇摩挲着他修长的指节,他的身体似乎紧绷起来,却如同往日那般放任自己。如果太勉强把我推开也没关系,张开嘴也没法吐出这样的话语,凛月索性闭上的眼睛。

感到困倦了。

“和我睡?……可以啊,只要不给我添麻烦就好了。”

濑名泉大概一贴到床铺没多久就睡着了,说是太晚睡对皮肤不好。

另一边,朔间凛月眼睁睁地盯着他的睡颜差不多一个小时了。快点把卑微的爱恋全部杀死吧,凛月爱上这只猫了,不是突然间的发情,而是日积月累的眷恋。该死,一闭上眼睛看见的全是濑名泉对那孩子的爱,心脏都抽痛起来。凛月小心翼翼地挪到离对方更近的地方,手臂圈住了他的腰,尾巴扫过他的大腿,感受到了不适的他发出了一声闷哼。本能驱使他凑近泉的脸,像蜻蜓点水那样在他唇上落下一个吻。反正是不会被察觉的。

“我喜欢你啊,怎么办。”凛月用气音把这句压抑已久的话语说了出来。

如果做到这个份上你也没有推开我,那你多少次把我推开都没有用了。

 

“啊…….耳朵消失了。”

凛月是被声音和头上微小的重量惊醒的,莫名的不甘心,“消失就消失了吧。”他坐起身打了个哈欠,转头看见濑名泉涣散的视线凝视着另一边。

“那个,我好像喜欢上你了。”

“你昨晚说过了,我有在听。”为什么装出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明明耳根都发红了。

“这样啊……”

不是因为起床气还是其他奇怪的原因,凛月怀着平生最大的勇气,贴上了泉的嘴唇,这一次彼此都是清醒着的。

“セッちゃん,早安。”

“くまくん,早安。”

 

他不会说出“你比我更像一只猫”这种话,绝对会被抓一脸的。

可是,爱总是疼痛,痛并渴痛。

 

 

End

—————————— 

完成啦!!!谢谢看到这里的你!!!

下次会自割腿肉

傻白甜苦手所以还是最后强行发了糖xxx

感觉烂尾了 还文不对题

【土下座

总而言之!请多指教www


评论(15)
热度(83)
© 透明人間|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