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凛泉】Trick or Treat

>AirMonster
>万圣节都过那么久了你摸的什么鱼
>初次尝试第一人称 ooc慎


我一直认为,不管和熊间相处多久,都不可能清楚他脑子里都装了什么乱七八糟的想法。当时的Knights,一个是不可预测的王,一个是游刃有余的策略家,我究竟是怎么活过来的,到今天仍然是个谜。也许是从最开始,我和熊间一直保持着微妙、难以言喻的关系。
这或许正是我陷入麻烦事态的原因。万圣节存在的意义到底是什么?我捏着手中刚抽到的纸条,上面写着“吸血鬼”——熊间的笔迹。为什么偏偏是我,万圣节主题live,吸血鬼居然不是熊间,那他是什么鬼。
“你笑什么?”我移开我眼前的纸条,不偏不倚地看到熊间脸上挂着令人火大的笑容。那副看透一切难以捉摸的姿态,无法理解的东西才会孕育出恼火,比如让人抓破头脑的数学题,比如朔间凛月暗红眼眸里流动的柔光。
“小濑抽到了吸血鬼嘛,恭喜你。”他一手托着下巴,侧着脑袋看我。
“你故意的,是吧。”我眯了眯眼,熊间眼睛里面分明写着“我预谋已久了但是小濑不能拒绝”,毕竟答应了要参加live,总没有临阵逃脱的道理。“你呢,你抽到了什么?”我没声好气地问。
“不祥的黑猫哦。”
“那还真是太适合你了。”
在活动室里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天,纯粹是打发时间而已,我总觉得熊间还在谋划着什么,绝对不止这些。还好,按照往常的惯例,关键时刻的比赛和live,熊间就会慢慢认真起来,就像停滞已久的发条又开始转动,慵懒的狮子突然睁开眼睛扑向猎物。
低潮期也会如此。空落落的活动室只剩下我和熊间两个人,地板都开始落下灰尘,在只有月光映衬的黑暗中,他开口对我说,“如果小濑能依赖我一下就好了。”“你说什么?”“我是说,王不在的日子里,我不会让摇摇欲坠的小濑倒下的。”熊间认真起来说出的话,让我感到有些手足无措。我说,“我还没到需要依赖你这家伙的地步……”“我在说梦话罢了。”语毕,他闭上了眼睛,眼睫毛下形成了小片的阴影,仿佛义无反顾地沉入永眠。而我宛如被时针和分针卡住的人偶,我盯着他近乎完美的侧脸出神,除此之外,我在间隙里动弹不得。

“濑名前辈,Trick or Treat?”打扮成幽灵的司君站在我面前,满怀期待地摊开双手,估计要在笨蛋国王的带领下放飞自我,从此一胖不复返。我叹了口气,从口袋里摸出一颗南瓜形状的糖果,放在他的手心里,“司君,要节制……”话音刚落,有人从自己身旁伸出手,在司君的手中放了一大把糖果。用膝盖都能猜到是谁了。
“谢谢朔间前辈!”司君露出了发现新大陆的表情,我不禁严重怀疑,贴在外面海报上的司君与现在的根本不是同一人。回过神的时候,白色的身影已经消失在走廊的尽头。
“小濑,真是太不温柔了。”
“是你太纵容司君了。”我毫不留情地挣脱他缠到肩膀上的双手,他从背后走到了我前方。熊间戴上了黑色猫耳,脖子上还有坠着恶魔翅膀的项圈,中肯地评价一下,果然是名副其实的少女杀手。
“小濑的吸血鬼妆,太平淡了吧。”
“哈?”
“我来帮你吧。”
到底是发生了什么才会让我处于完全被动情况,熊间站着给我化妆,我只能斜眼看一旁的化妆镜,看他是否有故意作恶的嫌疑。其实并没有,熊间异于平常的认真神态,让我看得有些恍神,太过吸引人了,导致移开目光变成了一件极为艰难的事。直到我们实现交叠,却又好像什么都没发生那样错开。
“小濑,闭一下眼睛。”
他用嘴咬下眼线笔的盖子,修长的手指支撑在我的侧脸上,指尖微凉的温度与脸颊形成了微妙的温差,拇指扫过我的嘴唇。他说,小濑的唇形明明那么好看,要是少一点刻薄的话语就好了。他毫无躲藏之意,直视我的眼睛,似乎在等待我的答复。
我下意识地白了他一眼,尽管这与本意不符。作为补偿,我乖乖闭上了眼。
柔软的笔尖一遍遍从我睫毛上方划过,我竭力让自己的注意力专注于眼皮,然而这根本无法做到。他的指尖,他手心的温度,他的吐息,他的视线,逐渐在缄默中明晰起来。这一刻,他扰乱我的思绪,让外物都变得黯淡无光,唯有他独自一人占据着我的脑海。
从前我也有尝试过辨明我和熊间的关系究竟是如何,立马排除掉恋爱的选项,随后放弃,毕竟这种暧昧不清的关系,也不是非常糟糕。
我确实厌恶他的懒散,他的恶趣味,他怎么吃都吃不胖的体质,但是……
“小濑?”
“想什么想到那么出神,可以睁眼了。”
我缓缓睁开眼睛,与他对视一秒后,我清楚自己的表情多少带着点惊愕,希望他没看出什么端倪,我偏过头望向镜中的自己。
“真是浮夸……”我喃喃道。
血液一般的酒红从眼角延续至眼尾再微微上翘,纤细的线条几乎和晕染开的眼影揉为一体,看起来像是在流动,尽管与我的眼睛显得有些格格不入。
熊间看起来倒是很满意。
“这样的小濑,绝对会让台下的少女发出尖叫,我保证。”他的视线在我的眼睛上徘徊,他在微笑,他有些迟疑。而我没打算回避,本该独属于熊间的血红色,染上了我的眼角,似是要流到我的眼里面去。
“小濑。”他突然凑近我的脸。
“干嘛?”以往的事实证明,临危不乱才是避免被捉弄的最好方法。
“借一下口红。”
“在桌面上,自己拿。”
这算是辗转的一个吻吗?熊间仔细地涂好,在用小指抹掉出边界的颜色时,他有意无意地看了镜中的我一眼。我感到一阵眩晕。
“我说,小濑啊……”
“又怎么了啊!”我恼怒地皱眉,狠狠瞪了他一眼。
“请对我说[Trick or Treat]吧。”
“哈?这什么啊?好烦!”
“拜托了。”他又是那样游刃有余地笑着,双手支撑在椅子的扶手,把我禁锢在一个狭小的空间里。
“……Trick or Treat”
“Neither,a kiss.”
在我怔在原地的时候,熊间再次拉近了我们之间的距离,他柔软的唇,他深邃而专注的赤色眼眸,他细长的眼睫毛,我从未如此靠近过他。我尝试推他的肩膀,他的手指穿过我后脑的发丝,他在小心翼翼地使力,加深这个漫长的吻。
“多谢款待。”他像是得逞的孩子那般露出胜利的表情,“果然小濑还是很喜欢我的嘛。”
我错了,我现在只想把这个人从学校天台扔下去,然后对学生会长说,万圣节那晚风太大了。

“果然熊间超麻烦。”




感谢看到这里的你
写完啦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学个鬼啦垃圾椭圆x
拖了超级久,写不出泉总万分之一的好看

灵感来源于画眼线差点戳瞎自己的我

我已经是团废气了
接下来 给我点时间沉迷化学老师……
我能很不要脸地求评论吗【不能
好了去写作文

评论(11)
热度(54)
© 透明人間|Powered by LOFTER